潘伟脖子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俗话说,爱笑的男人运气不会差。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没再见过一面,也没再通过电话,不知道他是否还那么爱笑。他不笑的时候,那副严肃劲儿,活像个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你的娃娃,他自己觉察不到这一点,但看到的人们往往乐不可支。当他发现你冲着他笑的合不拢嘴时,他会更加严肃的问你:“你笑什么?我真搞不懂你在笑什么?头脑坏了吗?孬子噢。” 继续阅读

如何像吃爆米花一样的大口吞石榴


在我的脑海中,石榴并不算得上是水果,甚至当我谈起水果时,压根就没想起过石榴。石榴吃起来挺费劲,往往要剥好长时间才能痛快的吃一大口。那时候就想:要是能有办法大口大口痛快的吃石榴该多好。长大后,去年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小视频,才真可谓受益匪浅。至此,每逢遇到吃石榴都觉得是一次展示“绝技”的机会。这绝技,如下: 继续阅读

薛之谦:被自己作死的实力派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记得第一眼看到新闻爆出薛之谦深夜发博,宣布与前妻复合的消息时,便觉得这把狗粮撒的有点高调,也有点作。

头一次听薛之谦这个名字是数年以前,记得《认真的雪》流行过一阵,这首歌假音唱的很有特色,是一首别致的歌曲,但除此以外并无特色,只记得总重复着一句:“雪下的那么深……”这首歌之后,再未听过薛之谦这个名字。一晃数年,再次想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李克勤。 继续阅读

静月酒店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1   

      心情不好的时候,李天华总想去买张全新的牛皮大鼓。身为乐队的灵魂人物,他身上所背负的压力要比外人认为的重得多。音乐这条路并不好走,然而,这个道理当他明白过来时已经迟了。其实,也并不是完全不可以重新择业,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但已经35岁的李天华失去了这种果敢。 继续阅读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五千年的文化,起码得有三千年的酒桌文化,中国人爱吃、能吃并且敢吃以及讲究吃,绝对千真万确。

中国素来地大物博,物产丰富,山珍与海味,飞鸟与走禽,软的硬的,带壳的不带壳的,带刺的不带刺的,举凡可以入口之物,盖莫能逃也。中国人吃之大胆非同一般,但绝不是胡吃,这种吃的大胆是建立在高超的烹饪技术之上的。 继续阅读

世故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十多年前,我们为了去摘桃吃,走在小孙村村野的田埂上,挥斥方遒间一同许下誓言。这誓言虽像许多年轻人的誓言一般,犹如彩泡,但我们至今仍然遵照得很好。今年不知又该轮到谁家做东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