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度总结报告

□文/鹤立群


令人担忧并因恐惧而兴奋的2012年过去了。

沸沸扬扬的世界末日大限过去了,这篇文章的出现,本身就证明了这个世界仍然平安无恙。但在之前,它的的确确困扰过很多人,包括我。2012年,像过去的每一年一样的不平凡,对我而言,则显得更加具有意义。2012,世界发生了许多大事,这自然包括“中国GCD十八大的成功召开”,“共和国”终于迎来了新一任国家领导。当然,国家领导们谁就职哪个位置,这种必然性,就像零加零永远等于零一样的板上钉钉。大家会因为美国总统竞选而积极的抱着好奇心去了解最终结果,像孩子急着打开礼物盒,但大家不会因为中国领导人的换届而产生多少好奇心,对此我们总是心平气和,胸有成竹,像掷出去的物体,最终必然会落地。

2012年,丰富多彩,绚烂美丽,我的世界像万花筒般。在可预见的未来,只要时间依然有,人类依然在,这个世界就不会停摆。中国人并不惯爱用元旦来区分新年与旧年,我们更加偏爱用春节来区分,但农历的春节总像西方的许多节日(譬如父亲节、母亲节)一样并不确定,因此,最好还是以阳历元旦来区分。今年,依然沿用去年的总结方法。以下个人的2012年度总结: 

2012最大的缺席:没有回家过年

201222日大年三十。1229号,姐姐结婚,我请假回家,21号,我离家赶回公司上班。别人往家赶,我着急着往外走。

新年是和公司全体人员一起过的,公司在自己宾馆里举行了大餐,但老实讲,不如自己烧两个菜吃两碗饭来得痛快。大年初一时,公司领导挨个值班室发红包,并“亲切的与每个人一一握手”。

但是,以上这些都不是我春节最难忘的。最难忘和最快乐的事,是在休息的时候,我和几个同事一道去了我师父家。被款待后,我们4个人加我师父,5个人玩到了天亮。那一夜,我深刻的感到:风水是轮流转的。

我们4个人第二天都休息,只有班长第二天上班,但显然,通宵一夜后去上班,没好果子吃,于是我们给他出谋划策:如何扯谎请假…… 

2012最大的决定:辞职】

具体的不多说,多说无意义。简略带过:

我了解自己的内心:我总有一天会离开那份工作。所以,我告诉自己:拖延和妥协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难办,最好的方式,是立马去做。于是,我递交了《辞职报告》,但为了老总的签字,我等了两天,整半天整半天的等,我想说,老总真是神龙首尾难见。

2012最开心的事:创业

我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做这件事,然后,我给自己分析,如果不趁着现在年轻去做,日后有了家室有了孩子再去做,万一失败,所承担的代价太大。因此,我辞职了。

那些炎炎岁月里的故事,那么的精彩与畅快。我怀念我们一路回家时唱着歌,竞着速,我也怀念与朋友一道淋雨走在宽敞的马路上,怀念我们一路放着《天空之城》并大声合唱,而这一切都刚好发生在夏天,这就更加的完美了。

2012最酣畅的事:与陌生人喝着啤酒畅聊至天明】

那一夜,他来到我的台前,随意的几个问题,勾去了我的感情。那么短暂的时间,我将信任寄托于他的身上。然后,我们坐下来一起喝酒,一起喝酒。

时间神不知鬼不觉的一点两点,三四点,一直到早上五点半,我们仍然坐在桌前,喝酒。那一夜,他哭过,他笑过,他的口头禅是“从某种意义上说”。

2012最没料到的事:新工作】

本打算创业后就可永远摆脱被雇用的命运,所以,在起初的时候,我们都下定了决心,绝不重新回头去找工作。许多时候,一厢情愿的事情往往只能有个不尽如人意的结局。最后,我们并没有走得更远,而是选择了适可而止。

在决定重新回归工作后,我决定要“毕生”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所以,在起初的一两个月里,我找了很多份与文字有关的工作,譬如编辑。但不太好的是,编辑这一行有道门槛卡住了我。于是,一直未遂。后来,朋友提醒我:整天与文字打交道的编辑,并无乐趣,也并不如我想象的那般美丽,编辑也不太适合男的做。经过深思熟虑,以及可预见的未来,决定放弃从事这一行。

放弃编辑这一行后,我打了电话给爸爸,请求帮忙,然后,出路一下多出很多。在那个炎炎夏日的岁月里,我一度可能会去以下几个地方:郑州,昆山,北京,上海,海南。并一度几近奔往昆山。但最后的结果是,我去了北京。

2012最高兴的事:“远方藏书”计划启动】

网络的出现是一件划时代的事情。在人际关系交往方面,它打破了传统意义上空间带给我们的种种不便。此外,网络对我们的许多习惯也改变了许多,你现在要查资料,正常情况下,不超过几分钟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而如果你去图书馆或档案馆,可能会花上好几天,甚至一个礼拜,一个月。

但政府把持的主流媒体对网络所发出的主流声音,几乎从未给予网络什么好话。电视上,报纸上,杂志上,经常报道的都是网络的负面新闻。我曾与爸爸有过一场对话,他说网络不可信,网络应远离,并举出种种所闻,甚至身边就有现成的例子。我给他打了个比方,问了个问题,然后就一次性否定了他举的种种论据:你觉得飞机、火车和汽车,这三样交通工具,哪个最安全?

大家还可以通过网络互相约定一同去做某件事,譬如聚会,譬如快闪。快闪的出现,证明了即便互相完全陌生的一群人,只要互守诺言,也可以一道完成约定的事情。

2012114日产生了第一位获奖者。2012年,一共有两位获奖者诞生,一个是“麦琪”,另一位是“你走后,再没人陪我说话”,他们都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书,一本是《结局或开始》,一本是《荆棘鸟》。而“远方藏书”迎来的第二年,第一位获奖者则是“生活、好男”,他获得了一本在收货之前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书。

我是一个点子比较多的人。在起初第一位获奖者的包裹里,仅仅只有获奖书目,但到了第二次送书时,第二位获奖者的包裹里便多出了几样小东西。这是一点点小进步,我只是希望把这件事做好。

这项计划仍然在进行,并不设截止日期。如果你想从我这里获得某样东西,我愿意给,而你又愿意要,为何不长久的持续下去?

我做这个计划的初衷,只是想表达一种观点。

2012最大的单笔花销:手表】

继前年“2011最大的单笔花销”购买手机后,去年最大的大笔花销是手表。每次观看手表时,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欲望蠢蠢欲动,忍过几次后,我终于决定出手了。一直在为买哪款而挑三拣四,可当我看到这款手表时,当即决定非它莫属。因为它是一款专为巴萨设计的纪念手表,而我从04年就喜爱上了巴萨。

2012最意外的事:鹤立群个人域名注册成功】

这是个意外。

那晚,朋友李培找我谈事。他想注册一个地名的域名做论坛,专心做点什么事情,由于该地名已被注册,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注册个地名加上其他数字或字母的域名,所以,我们一起讨论的是“该加什么”。

就在我们讨论好域名,朋友准备注册时,我多问了句“你帮我查一下鹤立群拼音有没有被他妈抢注”。得知“.com”仍没被注册后,我就注册了。于是就这样,我注册了自己的域名。一大幸事,幸事。

2012最疯狂的事:山阴路的夏天】

我是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有激情。我是反生命自然规律。 

2012普通的几件事:戒掉《非诚勿扰》、开水烫脚、烧菜】

1)戒掉非诚勿扰

2010年的夏天看上这档节目。但我觉得,他不能再这样占去我每天有限的时间,所以,我考虑戒掉它。并最终成功。

2)开水烫脚

十月份的那段时间,我们都跟暖壶干上了,几天内,我烧坏了一个暖壶,又用脚踢爆了一个,同事装水装炸掉一个,还有的我想不起来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我踢爆那个暖壶时,脚被烫着了。

3)烧菜

许多事情我们不会做,可能只是我们不想去做,譬如烧菜。2012,我学会了烧菜。以前吃饭最喜欢点的是西红柿炒蛋,当我学会烧菜后,我觉得饭店里烧的西红柿炒蛋没我烧的好吃,并坚信如此。

2012最大的欺骗:玛雅末日大预言】

从爆出末日预言,到末日期限真的来临,所有的精彩之处都发生在两者之间。有的人上了当,有的人则伤了感情。连我妈妈都因为末日预言喊我回家,你说这末日预言的传播程度吧。在这一年,我妈投进了基督的怀抱,她比我好,有了自己的信仰。

2012最大的惊喜:诺贝尔文学奖】

莫言出人意料的拿走了瑞典文学院的一枚金质奖章。我期待他利用已得的身份为这个时代的人民,向政府争取点什么,而不是替而代之的明哲保身。

2012最温馨的人:鸟鸣】

光阴的缝隙充满沙砾。

废弃的院子,藤蔓包裹的时空长廊,滨湖,台阶上的西瓜。多年以后,你必当依然美好。

2013最大的心愿:短篇小说集】

前不久,将自己的诗歌装订成册,取名《方格屋》。

有了诗歌集,接下来的一年,希望能再有个短篇小说集。

这是我的2012


本文首次刊登在这里http://user.qzone.qq.com/304935696/blog/135815818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