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鹤立群


      一般情况下,我不喜欢煽情,因为煽情者大都患有无病呻吟的毛病,经常煽情者,大都患有严重的无病呻吟的毛病。煽情者的一般套路是这样的:先是触景,然后内心情不自禁的被“景”感染,伫立在景色前良久,然后开始动笔,当煽情者写下第一个字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已经进入了一种自我封闭的状态,明确的说,他已经进入了一种幻想的状态,在他的幻想中,他会描写自己被刚才的景色勾起的回忆,如何如何的伤感,感叹生活多么多么的变幻无常,日子怎样怎样的沉重,往事如何如何的如烟,不一而足。煽情者会竭尽所能描写自己的多愁善感,会竭尽所能描写自己柔软心灵多么的易碎,会竭尽所能描写自己多么的感知忧伤,感知世事无常,感知每一个人的大爷。

      一般情况下,煽情者写下的这种无病呻吟的文章都会引起许多怀有小资情结人的共鸣,他们在读文章的过程中会有强烈的代入感,以致于造成他们在阅读的过程中,不仅仅是在阅读,还在跟着文字有感情起伏,最后被感染,被感动,读罢文章后,会留言感谢煽情者。两者一拍即合,其实都是煽情者,只不过角色不同,一个是作者,一个是读者。改天“读者”写了一篇煽情的文章刊登后,恰巧被之前的“作者”看见,两个人的角色就会完成互换。这同样是件令人感到遗憾的事。对于煽情的厌恶,也就是为什么我讨厌散文的原因所在。我记不起确切时间点,从何时开始自己主动拒绝散文,拒绝阅读,拒绝书写。散文不会使一个人强大,不会使一个人了解世间的真相,散文会使一个人软弱,会使一个人变得感情泛滥。长期阅读散文的人,感情会变得细腻,而由这细腻带来的就是感情的无常,性格的不可捉摸,而散文就是这种情况发生的滥觞。所以,要警惕偏爱阅读散文的人,无论男女。男者,此人身上会有很深的阴柔气息,性格偏阴柔;女者,此人身上会有很多小脾气,有时令人难以捉摸的生气、抑郁、情绪冷淡。

      即便今晚北方的这里落下了入冬的第一场雪,我也不会在这里花大幅笔墨去描写雪景,去吐露由此景带来的煽情文字,我会杜绝这种情况出现。但我会用因这而节省下来的文字来写我对雪的一些个人感受。可能不仅仅是我,可能很多人都有这种感受,那就是对“雪”有种特殊的感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的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的好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不会湿衣,反正在对待雪的感情上,的确与其他任何东西都不太相同。下雪了,有人会见雪尖叫,有人会主动跑出去打雪仗,有人会拿起手机忙不停的拍照等等。

     今晚,这里下雪了。 

》有4个想法

  1. smartsun

    不要鄙视任何一种文体,任何一种文体都有受众也都有自己独特的结构,你觉得煽情的地方很多时候是因为你没看到好的!

    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