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月酒店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1   

      心情不好的时候,李天华总想去买张全新的牛皮大鼓。身为乐队的灵魂人物,他身上所背负的压力要比外人认为的重得多。音乐这条路并不好走,然而,这个道理当他明白过来时已经迟了。其实,也并不是完全不可以重新择业,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但已经35岁的李天华失去了这种果敢。

除此以外,在李天华内心深处,总还心存一丝侥幸,认为自己与“成功”之间的距离其实只是一首“成名曲”这么短。虽然当初与自己一同玩音乐的许多人都放弃了,但李天华认为他们同时也放弃了英雄主义气概,他们一个个都是懦夫,都是生活面前的败将,他们毫无廉耻的忘记了初心和诺言。他们没有原则和坚持。

“妈,腿还疼么?”李天华电话里问着母亲,“别忘记贴膏药。那个……中秋节我不回去了,你和爸把身体保重好……是么?妍妍要是回去的话,你让她记着把我房间桌子上的……算了吧,回头等她回去后我自己打电话告诉她吧,省的嘱咐你们后你们又忘记了。我啊?国庆吧,国庆应该有空……不过,也说不准的,到时候有空我尽量回去看看你和爸……妈,你知道,我平时很忙的,要各地跑演出……这个事你就不用说了,妈,随缘吧,我想先立业后成家,您不用操心,只是还不太想过早的结婚,被婚姻束缚了无法做事业,儿子不是那种没人看得上的狗崽子。说错话了,狗崽子说的是我,跟你和爸没关系,我不是那意思。妈,您就别操这份心了,就等着有一天儿子直接报个孙子回去麻烦您抚养成人吧!”

要不是李天华妈当初非要他学钢琴,李天华或许就不会走上音乐这条路。母子俩经常为音乐这条路争执,但他的母亲从来没赢过。李天华经常说:“音乐本身是高贵的,但在贵国,音乐人是低贱的。”母亲原本想通过学习钢琴让李天华稳重点,没成想他后来读大学时居然组了乐队,成了贝斯手,常常在舞台上蹦蹦跳跳、摇头晃脑,这与他母亲的初衷完全相反。尽管母亲不同意他在酒吧驻唱,可他总梦想着会有星探相中他,为他出一张专辑,像杨坤,像伍佰一样。李天华的爸总批评他这是做白日梦,不成熟的表现,因此,可想而知父子关系并不融洽。在李天华和父亲之间,母亲是调和剂,有时偏向父亲,有时又偏向李天华。

实际上,李天华并不愿意回家,在外漂泊或许比回家更自在,与他同病相怜的是乐队的主唱。孙敏之所以成为乐队的主唱,并无其他原因,仅仅是因为在这五个人中,其他四个人都不愿意做主唱。不过,孙敏的声线比较有磁性,是他们五个当中最好的。

孙敏做音乐家人始终并不知情,他始终告诉家人自己是一位高级白领,身着白衬衫,脚蹬黑皮鞋,出入高档写字楼上班和下班。他与李天华同岁,但要老成许多。喜欢平克弗洛伊德和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在他生命中,对他影响最为深远的是这两个弗洛伊德。他曾和李天华一道对天发过毒誓:不成功就不结婚。

孙敏的孩子今年五周岁,李天华却依然坚持着当初的诺言。可他已经扛不住老母亲的催促和哀求了。作为他最好的朋友,孙敏也很有分寸的劝过他。李天华把这些劝诫的话都默默的听在心里,却深深的打算绝不采纳。可是在母亲一再的要求下,他终于答应接受相亲。即便是为了应付差事也得硬着头皮去一回,也算是孝顺老人的一种体现吧。本着这种思想,李天华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相亲。

这天,李天华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借了乐队鼓手李玉锁的一双漆皮鞋,又偷偷的打上了乐队吉他手宋昂的条纹领带。早上,乐队其他人都在熟睡的时候,李天华静静的离开了房间。

到家时已经是傍晚,他的母亲看到久未归家的儿子心疼不已。餐桌上早已摆满了美味佳肴,李天华最爱吃的红烧草鱼和宫保鸡丁自然少不了。

卸下背包洗完手后,李天华去房里与爸打了声招呼。爸看到他,只是应了一声。“都安排好了,”李天华的妈妈喜呵呵的说,“明天上午,在你王阿姨家见面……来,吃这个。”说着,李天华的妈妈忙不迭的为宝贝儿子夹菜。

“都多大了,还夹菜”李天华的爸冷冷的说,“自己吃什么夹什么。”

“妈,我自己来。您也多吃点。”

“吃吃这个,看看妈今天炒的怎么样,” 李天华的妈像推销员一样向儿子推销着自己做的菜,并不理会李天华爸说的话,“听说你回来,这是妈特地让你三婶从老家捎过来的。你小时候最爱吃这个,小时候妈经常做,你特别爱吃,总也吃不腻。”

“那个,”李天华开口的第一句话让全家都没了食欲,尤其是他妈,“明天能不能不去,我不想相亲去了。”

这顿晚餐吃的并不那么愉快。谁也不知道李天华心里是怎么想的,难道他想就这么单下去?一个人过一辈子?难道他从来就没有为爸妈考虑过?总之,李天华的妈妈又像推销员一样向他推销起了相亲的对象小梅。说小梅一米六三的个头,身材也好,伶牙俐齿,白净白净的等等。可李天华低着头,总是没回音。于是,李天华的妈妈就一直夸小梅,不管小梅有的没的优点都说小梅有。此刻,在李天华妈妈的口中,小梅简直成了女神。

2

在他们相见的那一刻,摄人心魄的是那双汪汪的黑眸,在那电光火石般的零点零零零一秒时间内,小梅的眼神仿佛击穿了空气,命中了李天华的心肝。而后,李天华才看清小梅的打扮:一双脚趾整齐,指甲饱满的金莲,穿在乳白色的皮质细带高跟凉鞋中,光滑细腻的小腿宛如一对玉器,长及膝盖的红色瘦腰连衣裙系了个细细的白色腰带,婀娜的身姿比例完美到让人愉悦,丰满的胸部不禁使人肾上腺素陡升,宽大的圆领口露出了一对天使翅膀般的锁骨,在那细长的脖颈两旁披散着暗红色的秀发,精致的五官犹如出雕塑。最要命的是,小梅对李天华微微的笑了一下。

王阿姨对李天华和小梅的到来激动不已,像操办着一件神圣的事情一般,转来转去。一会儿倒茶,一会儿洗水果、切水果,一会儿要打开客厅的空调,又关上,又打开。简单的介绍后,王阿姨就识趣的拉着李天华的妈妈和小梅的姥姥一起去卧室聊天去了。

客厅的空气冰冻住了半分钟,他俩看着他们三个人起身、转身,一道去卧室。尴尬的静默后,没想到首先打开话匣的竟是小梅:“你平时写歌么?”

“写。”

“写的多么?”小梅看着李天华说道。

“还行吧”李天华沉默了半晌后回答道。

“我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钢琴,”小梅顿了一会儿,接着悠悠的说道,“后来又报了古筝兴趣班。钢琴我考过级,但不高,古筝压根儿只是当时抱着好奇心报的班,没考级。古筝不好弹。其实,钢琴也不好弹。”

“嗯。”

“你应该会玩很多种乐器吧。”小梅充满好奇的问。

“不多。四五种。”

“那还不多?我觉得两种就够我受得了,你居然会四五种,”小梅拿起王阿姨搁在茶几上的黄山毛峰茶,喝了一口,“你平时都写什么样的歌?”

“胡乱写而已。要是写得好,我早出名了。”

“那可不一定,写得好未必会出名,”小梅又喝了一口黄山毛峰茶,“我听人说,伍佰原来是酒吧歌手,要不是被人偶然发现了,应该还是个酒吧歌手。”

这时候李天华的手机响了,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几秒钟后,接听了。为了缓解尴尬,小梅又喝起了黄山毛峰茶。打完电话后,李天华将手机放在茶几上,没有放回口袋。顺手拿起了茶几上的茶杯,押了一口茶。

“平时工作忙么?”小梅问。

“有时忙,有时也挺闲的。”

“你有双胞胎姐妹吗?”李天华问道。

“没有,”小梅对李天华这么突如其来的一问弄的有点蒙,“怎么了?”

“没什么,突然想问一问。”

李天华没再问什么,客厅里的空气又冰冻住了半分钟。

小梅问:“你平时在哪里演出?”

“不固定,”说完后,李天华抬起头,仰靠在沙发上,“干我们这一行,东奔西走。”

这时候,王阿姨、李天华的妈妈和小梅的姥姥三个人从卧室走出来,王阿姨主动问道:“你们俩今天中午想吃什么菜?我们现在买菜去。”

“就别麻烦王阿姨了。”小梅说。

“不麻烦,怎么能说麻烦呢。在王阿姨这里就跟在你家里是一样的,不过,王阿姨厨艺没有你姥姥好。”王阿姨乐呵呵的说道。

王阿姨刚说完,小梅的姥姥说道:“就别捧我了。”

“天华,你吃什么?”李天华的妈妈问道。

“中午回去吃吧。”李天华答道。

“干嘛回去吃,”还没等李天华妈妈开口说话,王阿姨抢先接上话,“王阿姨这里的饭菜不好吃?”听了这话,李天华顿了顿,正准备回话时,王阿姨又说:“别说了,中午就在王阿姨这里吃,谁也别走。”

李天华和小梅在王阿姨他们三个出去买菜后的一个多小时里并没交谈多少,但也总不至于冷场,他们的交谈像折断的藕一样藕断丝连,有一茬没一茬的,并不像正常的相亲双方对彼此都充满了好奇,问话不断。这种局面的责任在于李天华,作为男方,他并没有承担起聊天的主动,相反,倒是小梅自始至终更为主动,可小梅毕竟是女孩子,他完全能够敏感的察觉出李天华的反常。可李天华对他的冷淡又不像是因为不喜欢自己,因为在李天华进门后他们眼神第一次交汇时,作为一个女孩子,她从李天华的瞳孔中明明看到了两个字——“喜欢”。难道是对面的李天华出于自卑才不愿主动交谈?想到这里,小梅仿佛找到了问题的根源。于是,在他俩的对话中,小梅更加主动,她想帮助李天华越过自卑的高墙,大胆的与自己聊天,承担起话语的把控者,而自己只要回答他提出的问题就行了,让自己成为谈话的被牵引者。

“你跟王阿姨是亲戚么?”小梅再次主动说道。

“王阿姨跟我妈是同事。”

“听说,你跟你姥姥住一起?”李天华接着问道。

“是的,”小梅很快的就回答了,停了好一会儿后接着又说道,“我十一岁时,父母离婚了。”

听到这话,李天华并没有像影视作品里的桥段那样立马说“对不起”,他觉得说了“对不起”反而会让对方觉得有可怜对方的嫌疑。于是,听到这话后,他只继续保持静默,静等着小梅自己接话。

“父母离婚后,我跟着我妈,”小梅停了三四秒钟,“后来我妈出车祸去世了。我就跟着姥姥住了。”

李天华没有安慰她,也没有接着再问。小梅说完话后,空气再次冰冻住,小梅感觉这尴尬的静默气氛全是由于自己没有接着说下去造成的。可是,即便小梅接着说下去,她的话总有说完的时候,这种尴尬总会出现。小梅又一次想到,李天华怎么一点儿也不主动,是不是不喜欢自己,还是真的因为李天华在自己面前感到自卑,认为她是一只不可高攀的天鹅。

3

“你呢?”双方沉默了良久后,小梅再次主动重启了谈话。

“我?”李天华抬起头看着小梅,故意停了半晌,并没有打算回答的意思,反倒重新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不觉得我们见过面?”

“什么。”小梅瞪大眼睛惊讶道。

“我住静月酒店。”李天华冷冷的说道。

小梅惊讶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她的心脏瞬间血流量猛增,扑通扑通猛跳。

“你长期住,还是偶尔?”

“我住12层,长期。”

双方再次陷入了尴尬的沉默。而这次,小梅的心里却无法平静,翻江倒海。在李天华面前,她感到局促不安。刚才以为李天华自卑而不敢与自己交谈,是自己想错了,原来他一开始就认出了自己。这些年她已经很少感到过害羞了,他的工作需要开朗的性格,更需要放得开,即便工作中遇到一些害羞的事情,他也会立马圆滑的化解掉。可此时此刻,在李天华面前,小梅突然感受到了自己还是纯情少女时的那份脸红脖子粗的害羞。

双方尴尬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李天华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而小梅则拿起了茶几上的那杯黄山毛峰茶。这时,门开了,王阿姨、李天华的妈妈和小梅的姥姥三个人有说有笑的进了屋。小梅忽然将手中的茶杯重新放回茶几上,接着立马站起来,对李天华连个招呼也没打,迅速的走到门口,王阿姨刚换完鞋,李天华的妈妈和小梅的姥姥还正换着鞋。

“我们回去吧,”小梅抓着姥姥的小臂说道,“我身体不舒服。”

听到这话,王阿姨首先接过话,不让回去。李天华妈妈和小梅的姥姥则是一脸愕然,不明白在她们三个出去买菜的这会功夫里,李天华和小梅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李天华的妈妈看看小梅,又从玄关处弯着身子伸头看看儿子,李天华没有看她,而是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四个女人在玄关处拉拉扯扯,小梅一心想拽着姥姥出门,赶紧回家。而王阿姨作为东道主并不同意小梅回家,何况又买了这么多菜,原来准备做一桌大餐,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仿佛夏天的暴雨,让人有点措手不及。四个女人有人一心想走,有人全心全意想留,意见不统一,很尴尬的站在门口。

就在这时,李天华起身迅速走到门口,站在四个女人面前,她们都看着他,李天华说:“我和他想出去单独吃。”于是,一把拉起小梅的手走出了门。剩下的三个女人听到李天华这么说,先是楞了一下,然后都笑咪咪的说出去吃饭好,应该给年轻人单独相处的空间,他们三个在家里吃饭就行了。

李天华出门后就放开了小梅的手,他独自走在前面,小梅则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的走在后面。在小梅刚刚波澜起伏的内心里,忽然涌出一股爱慕之情。女人对解救自己危难的男人极其容易充满好感。小梅对李天华刚才出人意料的帮忙无比感激,走在李天华的身后,小梅第一次注意到李天华的身高和背影。原来李天华刚好比自己高出一个头,他的背影看上去很帅气,简直就是自己一直等待的白马王子。

他们来到电梯厅,李天华按了电梯按钮后,站在按钮旁,而小梅则站在李天华的斜后方。站定后,双方沉默了一会,小梅说:“无论怎样,刚才谢谢你。”

李天华回过头看了小梅一眼,没有说话,什么都没说。小梅多希望李天华对自己再说一句话,哪怕一个字。可是,李天华没有说话。虽然隔着电梯门,但电梯在井道运行上升的声音还是能够听到,站在按钮旁的李天华清楚的感知到电梯就快要到达了。小梅很想再跟李天华交谈一句话,但在他们之间仿佛隔着一层尴尬,小梅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于是,索性不再说什么,只静静地等着电梯的到来。

电梯门缓缓打开,李天华转过身示意小梅进去,然后说道:“我不送你下楼了。”

小梅踩着那双乳白色高跟鞋咯噔咯噔的走进电梯,没说一个字。小梅没有回自己话,反倒让李天华觉得这个女人终于有点女人味。男人容易喜欢上被动的女人,过于主动的女人会使男人感到不悦。没想到,这半上午的相处,竟然在快要分别时才感受到面前这个女人的可爱。

电梯门缓缓的合上,小梅的眼神平视着前方,李天华则低头看着地砖。就在电梯快要合上的时候,忽然他伸手拦在电梯门中间,电梯门咯噔了一声后,又缓缓打开。

“不是我啰嗦,我负责任的对你说,”站在电梯外的李天华看着站在电梯里的小梅说道,“你他妈的是个好姑娘,你完全可以重新找份工作,依靠自己的双手生活。你现在的工作挣钱的确容易,可是,你考虑过把你辛苦养大的姥姥吗?”

小梅眼睛深深的望着李天华,听着他头一次主动对自己说着话。

“有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李天华停了几秒钟后,接着说道,“但你是个好姑娘,可你没有找到一份好工作。”

李天华放开拦在电梯门间的手,电梯门再次缓缓合上。就在快要合上的那一刹那,小梅在电梯里按下了开门按钮,然后,深情的看着李天华,走出了电梯。

静月酒店》有4个想法

  1. smartsun

    又想了下,评论可能尖锐了点,怕打击你的创作热情,我的情商比你低,我观察到对于我的作品你基本鼓励较多,即便我写的很烂,希望不要介意,多写多写!

    回复
    1. 鹤立群 文章作者

      1.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尖酸刻薄”一直是你的本性,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能接受,更不会受到打击;
      2.我鼓励性的评价较多,是因为我总本能的换位思考,喜欢看到别人的长处。如果你的作品很烂,我还是会批评的,这点请放心;

      回复
  2. smartsun

    作为一篇小说,首先这是一篇有完整内核的故事,做到这一点说明有进步。本来想着明天回复,但是看了两遍后发现睡不着,不立马评论脑袋里始终有各种各样的声音、角度,索性起床整理总结一下。

    1.我统计了下,全文有5789个字,如果我是这篇小说的编辑,我绝对会毫不手软砍掉1500个字左右,我也算看过你的很多文字,我不知道你的阅读轨迹是怎么样的,你是不是有默读或者朗读的习惯,但是你的文字读起来让人感到啰嗦,写随笔问题不大,但是写小说就很明显,我想这可能的原因是1.你时不常的会用被动态 2.喜欢用比喻,但很多比喻并不形象,我的建议是除非必要,能不用就不用。举几个例子

    1. 心情不好的时候,李天华总想去买张全新的牛皮大鼓。身为乐队的灵魂人物,A.他身上所背负的压力要比外人认为的重得多。音乐这条路并不好走,然而,B.这个道理当他明白过来时已经迟了。其实,也并不是完全不可以重新择业,C.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但已经35岁的李天华失去了这种果敢。

    2.李天华才看清小梅的打扮:一双脚趾整齐,指甲饱满的金莲,穿在乳白色的皮质细带高跟凉鞋中,光滑细腻的小腿宛如一对旷世玉器,长及膝盖的红色瘦腰连衣裙系了个细细的白色腰带,婀娜的身姿比例完美到让人愉悦,丰满的胸部不禁使人肾上腺素陡升,宽大的圆领口露出了一对天使翅膀般的锁骨,在那细长的脖颈两旁披散着暗红色的秀发,精致的五官犹如出自米开朗琪罗之手的雕塑。最要命的是,小梅对李天华微微的笑了一下。(比喻并不好)

    A.他身上所背负的压力要比外人认为的重得多

    可能你自己没注意,为什么要加这个“所”字呢?去掉这个“所”字行文有没有影响?

    B.这个道理当他明白过来时已经迟了

    这个就是我所说的被动态,你试试这样改下“他明白这个道理时已经迟了”两句哪个读起来顺口些。

    C.俗语、成语如无必要,能不用就不用,特别是常见俗语、成语,又不是老外非得强行加两个成语以显示汉语水平。

    就第一段我改一下,你看看

    心情不好的时候,李天华总想买张全新的牛皮大鼓。音乐这条路并不好走,身为乐队的灵魂人物,当他明白这个道理时已经迟了,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只是35岁的李天华已经失去了这种勇气。

    2.叙述者角度问题

    除此以外,在李天华内心深处,总还心存一丝侥幸,认为自己与“成功”之间的距离其实只是一首“成名曲”这么短。虽然当初与自己一同玩音乐的许多人都放弃了,但李天华认为他们同时也放弃了英雄主义气概,他们一个个都是懦夫,都是生活面前的败将,他们毫无廉耻的忘记了初心和诺言。他们没有原则和坚持。

    这个问题,我意识到的时候也就是最近一年,我还没有完全掌握,只是权做探讨。这一段如果是我,我可能会全部删除,我粗暴的认为在第三人称或者上帝视角叙述小说时绝不要强行加“评述性”文字,虽然第三人称或者上帝视角有这个权利。我认为这种评述性文字会拖累文字的节奏,尤其是在小说里,这完全是个人见解。

    3.对话问题

    我很早之前写小说时,总是写不好对话。对话是凑字数的利器,对话写得多呢就显得文章水,后来我看小说时,特别是名家的小说时有意识的归纳总结对话,这就涉及到小说的结构问题,我想起我们小时候学习文章时有“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当时小,当然完全没有归纳能力,有一天我在读契科夫的短篇小说时,我突然想到这个,我就试着将当年的这种方法用来分析小说,我就开始总结,总结总结我就发现了对话的目的(可能还有),对话的目的一定是引出下文,将一个情节点运转到下一个情节点,交代背景等。所以现在的我认为,除了这个目的之外的所有对话都应该砍掉。当然有时候并不能做得很好。

    “妈,腿还疼么?”李天华电话里问着母亲,“别忘记贴膏药。那个……中秋节我不回去了,你和爸把身体保重好……是么?妍妍要是回去的话,你让她记着把我房间桌子上的……算了吧,回头等她回去后我自己打电话告诉她吧,省的嘱咐你们后你们又忘记了。我啊?国庆吧,国庆应该有空……不过,也说不准的,到时候有空我尽量回去看看你和爸……妈,你知道,我平时很忙的,要各地跑演出……这个事你就不用说了,妈,随缘吧,我想先立业后成家,您不用操心,只是还不太想过早的结婚,被婚姻束缚了无法做事业,儿子不是那种没人看得上的狗崽子。说错话了,狗崽子说的是我,跟你和爸没关系,我不是那意思。妈,您就别操这份心了,就等着有一天儿子直接报个孙子回去麻烦您抚养成人吧!”

    这段对话,当然你已经很节制了,没有用常见的问、答模式,在这一段里也运转到“相亲”这个事件上,但是显得啰嗦,对话虽然说是对话,但绝不是我们平时的说话,完全可以更简洁。我也试着写一下,时间所限,然后也并没有显摆的意思,完全是探讨,希望明白。

    “妈,腿还疼吗?别忘记了给你买的药”李天华电话里说道,“中秋不回去了,国庆?国庆应该有时间,到时候再说”

    ……

    “这个事你就别再说了,找,一定找,再等等吧”李天华挂掉了电话

    4.一些小问题

    的地得着了

    的地得这三个字建议看看相关的文章,最起码副词修饰动词要用“地”

    着了,如无必要,删除,会严

    回复
    1. 鹤立群 文章作者

      1.看来这篇让你费了不少心,感悟良多嘛;
      2.有些意见还是很有启发性的,有收获;
      3.承认人物对话尚需雕刻。

      回复

smartsun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