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谦:被自己作死的实力派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记得第一眼看到新闻爆出薛之谦深夜发博,宣布与前妻复合的消息时,便觉得这把狗粮撒的有点高调,也有点作。

头一次听薛之谦这个名字是数年以前,记得《认真的雪》流行过一阵,这首歌假音唱的很有特色,是一首别致的歌曲,但除此以外并无特色,只记得总重复着一句:“雪下的那么深……”这首歌之后,再未听过薛之谦这个名字。一晃数年,再次想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李克勤。

2016年时,偶然间看过一期《我是歌手》,当期李克勤演唱的歌是《丑八怪》,记得在演唱前李克勤还专门视频连线了薛之谦以征得同意,恰巧这首歌的曲作者李荣浩也在,印象深刻的是,当时薛之谦的画风很“诡异”,满口爽快的答应OK,可以随便唱。看完后并未在意,直到有一天脑海中忽然反复萦绕着“丑八怪呀咿呀呀咿呀……”出现这种情况,说明这首歌已经刻在了潜意识里。所以,顺藤摸瓜,找着了这首歌的原唱。

找到了《丑八怪》的原唱后,一下子又让我揭开了一个迷惑:在Apple Music上反复出现的那个“戴黑高帽、身穿黑礼服,胸前漂着一朵云”的专辑封面原来是薛之谦的《绅士》。不止一次的在苹果推送的音乐页面看到过这个封面,当时很仔细的看过这张封面,比较耐人寻味,但没细究。不知是薛之谦给苹果广告费了,还是苹果主动力推实力派。自此,对薛之谦算是有了比较深的印象,也开始系统的听他的歌。居然也八卦的了解了他如何作为一个段子手迎来人生第二次走红的故事。

后来有一次看到湖南卫视的《火星情报局》,又看到薛之谦的综艺表现,简直刷新了我的认知。怎么说也算是一个公众人物,在我有限的认知里,无论歌手还是演员,表现这么夸张的的确没看到过第二个。说话说着说着,怎么就吼起来了;说着说着,怎么就跳起来了呢。表现之夸张,语气之怪异,从未所见。与很多事物一样:初见觉奇怪,久而久之,习以为平常。于是,慢慢的开始接受了他这种夸张,但始终很好奇:作为薛之谦本人,他如何看待自己这种夸张的表现?有人觉得他浮夸,我同意百分之五十。同意他的表现“夸”,之于“浮”不“浮”,就得另说了,你不能拿一个大学教授的行为准则来要求一个演艺明星。如果薛之谦镜头前和镜头后的行为表现截然不同,那么可以说他是“浮”的,反之,则不应该认为其“浮”,而只能说他的行为不同寻常罢了。

他人生的第二春在2017年如花绽放,某事薯片、某立手机、某德基快餐等等广告代言一个接一个,加之其本身形象尚佳,自然赚的盆满钵满,薛之谦成了广告商们的新宠。其参加的综艺节目也是一个接一个。然而,就在事业蒸蒸日上,步入辉煌之时,他在凌晨四点多发了一条与前妻复婚的微博,除非他自己说出口,旁人无从知晓他那天凌晨到底是怎么想的。

等到凌晨四点发博,薛之谦不可能没经过深思熟虑,也不可能是一时冲动,更不可能是凌晨四点醒来心血来潮。从他和高鑫磊相同的配图可以看出,这是一次商讨过的行为,二人可能原本打算想用这种行为宣告世界:我们再次恩爱了。跟许多做作的事情结果一样,没成想弄巧成拙,自掘坟墓。

恰巧我今年下半年很忙,薛之谦如何从半个当红艺人一锤一锤被锤死的过程自然是没时间关注。可我知道,“人设”和“求锤得锤”这两个词是从此步入了大众视野。薛之谦甚至被拿来与“渣男”划等号。记得上次划等号的渣男,可是宋哲、文章、陈赫等。薛之谦一没婚内出轨,二没花钱嫖娼,居然也得了渣男这一称谓,这中间的故事只有关注过事情来龙去脉的人才会清楚,我没有关注,自然不能指指点点。

随着名誉扫地,薛之谦赔的也是“可歌可泣”。至少一只手以上数目的代言合同,众商家们估计是不会放过薛之谦的。起码,某德基快餐是不会放过薛之谦的,他们也是撤换薛之谦海报速度最快的商家之一。

名与利本是烟云,铁打的娱乐流水的明星。想红的人数不清,为了红而穷其手段的人亦数不胜数,多少明星如昙花一现,要想红得长久,红得稳定,跟勤奋是分不开的。没有人能靠抖机灵或一两首歌曲红一辈子。靠写段子会使人重新关注你,但需要不断的拿出真正好的作品才会长期红得稳定。薛之谦因为被前女友扒了一下子由半个当红艺人成为万人唾骂的渣男,我想,这一方面反映出娱乐明星之所以被称之为“娱乐明星”的本质,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薛之谦红得浅显,像无根之树,风一吹便倒。

回到事情反转的那一刻:凌晨四点多,薛之谦拿起手机,打开微博,在等待微博软件打开并被强迫看了5秒软件启动广告后,薛之谦按了微博界面下方的“+”号,写下了“我记得… 你跟我时… 我一无所有”,接着又在手机相册里选了张与前妻“合影”的图片作为配图,又选了一款“岁月”滤镜,看了看不满意,又换了一款“菲林”滤镜,还是不满意,想想算了,还是发原图吧。于是,他没有选任何滤镜,虽然照片拍的那么模糊,但也不打算P了。一切弄好后,就在他的拇指移到微博界面右上角准备按下“发送”按钮时,他转念一想:如果这条微博发了出去,雨桐看到了会怎么想?会不会不好受?

所有发生的事情将会是另一种轨道和局面。

薛之谦:被自己作死的实力派》有7个想法

  1. smartsun

    发现你在描述具象事件的能力有提升,我还一直在情绪上,所以你一提笔就是二千三千字,而我只能千把字,与你的差距差距渐显啊。

    回复
  2. smartsun

    这个新闻出来的时候,我压根没看,虽然微博上全是刷屏,全是实锤,我一看文字,心想,草,他妈的这么长,实在没心力去研究来龙去脉。
    薛之谦出认真的雪时候,那时候还在青春期,那个年龄段自己免不了“矫揉造作”的感春伤秋,喜欢这歌。后来随着年龄见识渐长,什么丑八怪、演员出来的时候,旋律也能记得,但算不上喜欢(我哥倒是喜欢那首丑八怪,哈哈)。

    回复
    1. 鹤立群 文章作者

      似乎情歌不分年龄,什么年龄段的人都能接受,不喜欢听情歌也并不代表着成熟什么的。一家之言。

      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