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伟脖子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俗话说,爱笑的男人运气不会差。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没再见过一面,也没再通过电话,不知道他是否还那么爱笑。他不笑的时候,那副严肃劲儿,活像个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你的娃娃,他自己觉察不到这一点,但看到的人们往往乐不可支。当他发现你冲着他笑的合不拢嘴时,他会更加严肃的问你:“你笑什么?我真搞不懂你在笑什么?头脑坏了吗?孬子噢。”

印象中,他的头发自来卷儿,皮肤较白,五官中的眼睛大而有神,是特点之一,他为了美和帅,即便近视已成事实,却依然拒绝长期配戴眼镜,只在必要时戴着抄抄作业和看看黑板。

我们那时候是前后桌,他名叫潘伟,我是第一个喊他“潘伟脖子”的。那时候《不得不爱》还不算老歌,潘玮柏虽然凭借《壁虎漫步》一炮而红,但真正让他家喻户晓的还是和张韶涵合唱的那首《快乐崇拜》,后来又和弦子合唱了《不得不爱》,也算正当红,
故偶尔对潘伟调侃道:“潘玮柏。”看他听着很舒服很享受的样子,我便认定这个外号起的不好,于是又在潘玮柏后面加了个“子”,便成了“潘伟脖子”。他初听时愣了愣没反应过来,接着便再次欣然接受了这个外号,我真没搞懂他怎么这么乐观。

在那一批人当中,要是论个子,他即便再多垫几双鞋垫也不会占优势,但要是论球技,他则属于凤毛麟角的那几个之一。按他自己的说法,他的球技在他的母校不算出类拔萃,因此只能踢后卫,可谁都看得出来,他有一颗跳动着的前锋的心。大个子身高有优势,身体有优势,可小个子身体更灵活,步频往往要更快,对于步伐节奏和触球频率的掌控要更胜一筹。老天爷总是公平的,谁都不会得尽优势。

他踢球很有特点,俗话说,不怕招招会,就怕一招鲜,他的拉球变向是一绝技。在我有限的半职业生涯中,从未见过拉球变向如此娴熟的球员。他的这种球技更加适合在小场地发挥,在人缝中表演,因此,当他丝毫没有廉耻的自称“小场之王”时,我觉得有一定道理,所以,并没有反驳。随后,我便宣称自己为“华星球王”,这倒使他非常不高兴,从这点来看,他不如我诚实。

除了踢球外,他的才华似乎还涉猎于创作。

在那一年的元旦晚会上,他一上来就着重向大家作了如下介绍:“接下来,是本人自编、自导、自演的一个小品。”瞬间将自己集编剧、导演、演员于一身,才华横竖都溢满地。事隔多年,小品表演的怎样已记不清,但记得他自个儿表演得很沉醉,还引得了几次掌声,可他的搭档常常出戏,并没当好一个演员,为此,还被潘伟脖子似乎批评了一顿。

除了创作以外,他还是一位情痴。

我第一次听说郑中基便是在这次的元旦晚会上。潘伟脖子在晚会上除了表演了一个小品外,还万分深情的演唱了一首郑中基的情歌:《绝口不提爱你》。那时我们的班主任还是挺民主和开放的,否则换作其他班主任,连他这个歌名都是无法过审的。这哪是参加元旦晚会认真表演节目,这分明是公开表白嘛。听过这首歌的应该知道,这首歌前奏舒缓,音调也不高,稍有吵闹便会影响听众聆听。故而,当歌曲开始播放前奏,班级里还没静下来时,记得十分清楚,潘伟脖子当时就撕了,用麦克风喊话:“请大家安静一下,安静一下。这首歌适合安安静静的唱。”

当他唱第一个字时便深情的闭上了眼睛,那副认真和深情的模样足够震撼一个人,我看着他满怀深情的演唱着,差点就以为他练了好久,已经将歌曲唱的滚瓜烂熟了,只见没唱几句后他便睁开了那双大而有神的眼睛,转身面对黑板的方向,看起了投影幕布上的歌词,又抱歉的说了句:“不好意思,歌词记不住。”我差点就笑场了,但还是没笑出来,因为知道这并不是一出喜剧,分明正在表演一处伤心剧。

第二天早上,潘伟脖子扭过头来问我昨天唱的怎么样。我记不清当时怎么回答的,但他随后自己主动表示昨晚表现得不够好,没有发挥出自己应有的实力。可懊悔又有什么用呢,光阴不会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

元旦晚会上公开演唱情歌,这并不是我所知道他最痴情的举动。我所知道他最痴情的举动却不是我亲眼所看,而是来源于听。他有一天告诉我,当他听说心动女孩感冒了后,主动于秋冬的某天冒着漂泊大雨,在清晨五六点顶着凛冽寒风,翻出了围墙外,跑到药店,花了几十块钱买了几盒感冒药,然后又送到了心动女孩楼下,我即便是个直男,也觉得他这种行为足够感人。可我这种感动是来源于知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明白了那几盒感冒药的来之不易,可这些经过谁又会去跟他的心动女孩说呢,换句话说,他这种掏心掏肺的付出,对方并不知道,因此何来感谢,何谈感动。

这些事已过去十多年,现在说出来应该不要紧了吧。

后来我们就各奔前程了,十多年没再联系过,没再见面过。

希望潘伟脖子过得开心。

潘伟脖子》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