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影响过我的作家或诗人(1)-北岛

(图片来源:别样网)

跟所有的事一样,每个人都有引路人,带领自己从一无所知走向慢慢熟悉。在写作这条路上,也有几位我的引路人,他们都或多或少的指引过我,影响过我,而我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或多或少的技能以及品性。他们无一例外的,我都从未谋面,有的已经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有的虽然是一个时代的人,但要想和他们见上一面简直不太可能,但这不影响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他们犹如一座座灯塔,曾在我黑夜航行的时候给予过我指引,他们犹如一个个心灵导师,曾在我独自探索的时候,给予过我无声的慰藉和照顾。关于他们我从没有梳理过,今天就梳理梳理这些影响过我的作家或诗人们,文章有点长,分好几期刊登。

【北岛】

自然,在写作这条路上,北岛是首位对我产生了极大影响的一位诗人。

起初爱上写作也是从诗歌开始的。那时候,当然也写一些作文,但只限于心情记事及应试作文,对文学一点谈不上感兴趣。到了高中末期,突然喜欢写起诗歌。清楚的记得,我收到的第一本书籍礼物,是那时候的同桌杨超在毕业之时送给我的一本《现代诗歌精选集》。我如饥似渴的从头看到尾,获益匪浅,但那时候居然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欣赏水平,能评判出这本集子里的一些质量低劣的作品。总的来讲,这本精选集并没对我产生多少影响,只是起到了抛砖引玉的作用,但我还是非常感谢我的同桌送给了我这份精美的礼物。

后来,毕业后的整个暑假,我都不断的进行着产量颇丰但质量低劣的创作。那时,我整个人都沉浸在诗歌的写作之中,脑中全是诗歌,在那个暑假里,我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写到一百首的时候,就开始投稿,并将这些诗歌装订成册。后来,在整个暑假里,我也没有写到一百首。

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写到了一百首,但随着对于诗歌的认知和诗歌阅读量的大增,开始嫌弃和厌恶自己先前的作品,自然,对于当初想着投稿和装订成册的打算也一再的搁浅不谈,变成了无限期的推延。

读大学期间,我开始看电子书。顺其自然的,我努力搜集了自己喜欢的所有诗人的作品,而花费精力最多的诗人自然是北岛。记不清,是具体什么时候让我对这位中国现代诗人如此喜爱。可绝对是因为,他的某些作品曾给过我最为深邃和强烈的震撼。北岛的诗歌是独树一帜的,其诗歌当中的意象兼具理性的类推和跨度较大的想象力,其诗歌语言亦兼具炼达和探索性。这当然是我现在对于北岛的评价,当初喜欢上他的时候,只是因为他的某些作品打动并深深的震撼了我。随着对北岛越来越多的阅读,没有发现自己被骗,而是越来越佩服这位诗人。

不久以后,北岛的全部诗歌就被我尽数读完,又反复重看了一些。后来想,不能老是重复阅读,于是,又转而看另一位朦胧派代表人物——顾城——的诗歌。一口气,看完了顾城的全集。关于顾城,大概花费不到百字就能将其一生大致勾勒出来,因为他的一生是线性的,他的人生像他的诗歌一样纯洁,没有大起大落,没有波折起伏,况且还英年早逝,一同带走的还有自己年轻貌美的妻子。但我们不能就此认为,诗人都是疯子,这不是理性的推断。

顾城的诗歌的确如文化界公认的评价一样,这点上我没有异议,他的诗歌的确有着恰如孩子般的纯洁。关于这一点,我想额外的打个比方:他诗歌思想的纯洁与懵懂,像充满好奇与未涉世事的七八岁小姑娘。顾城本人偏爱自己的长诗,可是我觉得他的短诗要优于长诗。他最著名的,也是被引用次数最多的那首《一代人》,反而当你看过了顾城全集后,你会觉得并不是他最好的代表作。

后来再看朦胧诗派其他代表人物的作品时,发现并不对胃口。舒婷的诗歌有着女性独有的细腻和兼有朦胧诗派的理性,可在诗歌意象的使用上远不及北岛与顾城的丰富和跳跃。

也看了不少其他诗人的作品,但再没有遇到能给我震撼如北岛这样的诗人了,他们的诗歌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像怪石山上的一个个怪石嶙峋,对胃口的很少。有的诗人的诗歌语言竟充斥了大量的口语,日常用语,当我看到当代诗歌中居然出现了整句,甚至是数句完整的对话时,我对于“什么是诗歌”——这样的认知迷惑了,也坍塌了。朦胧诗派中丰富的诗歌意象以及具有探索性的语言哪里去了?诗歌需要使用带有双引号的独白与对白吗?诗歌中允许使用带有双引号的独白与对白吗?

当我读到当代诗歌后,发现对于诗歌我已经陌生了,而这个时代正大行其道的正是这种诗歌。我强烈的反思和试图去重新认知过,也曾尝试照此公式去创作过,但我始终无法说服自己接受这种诗歌形式和思想,始终无法适应这种差距,始终无法认同诗歌的没落反而成为主流,因此,我对自己说过:诗歌死了。

2015/3/29

这些影响过我的作家或诗人(1)-北岛》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