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尼康

开宗明义,一言以蔽之:我买了套尼康相机。

前些年,我抽烟、喝酒,还喜欢熬夜。后听闻古是竟成功戒烟,加之那时经济拮据,正好主观、客观条件都具备了戒烟的动力,决心一横,便把烟戒了。

尽管一直以来不爱喝酒,但每逢饭局总经不住人劝,多少来点,一来便多,一多便醉,一醉便伤身。曾醉倒在同学家后院,醉倒在马路绿化带,还醉至口吐黄水,口服解酒药。年龄渐长后,越来越厌恶酒,以及中国的酒文化,不对,应该是酒桌文化。决心一横,谈不上戒,但不再喝了。

二十几岁时,总认为:黑夜能让人安静,适合思考;熬夜是种努力,也是种能力。我现在最后悔的事之一,便是年青时迷恋熬夜。熬夜带来的伤害不可逆。譬如,年青时记忆力特好,现在记事基本靠写备忘。年青时,白胖白胖,现在肤色暗黑。慢慢明白,黑夜带来的安静不是奢侈品,不必非得熬到夜里才能享用。安静,是相对的,并非绝对。在白天,心静下来,充耳不闻其他,也照样可得安静。身体是一切的本钱,应当好好惜护。做损害身体,而利于其他之事,属舍本逐末。遂每日按时睡觉,早晨早起;朝夕有律,饮食有度。

人在世上,得有爱好。否则易躁狂,易疯癫,易自杀。身为男儿,烟、酒和熬夜均戒了。多余的精力需找个释放的出口。迷摄影已有些年头,从小白到如今略知皮毛,数年时间,我反复连做梦都想有的一件物品,便是单反。因为对摄影的喜爱,故手机非苹果不换,全因苹果手机成像质量最佳。这个没有争论。

单反数千元便可得手,虽然不贵,但横不横这个决心,挺难。

这些年里,有过数次冲动,有过数次比价准备选购的情况,最终都没下手的缘由,想来还是缺乏决心,总觉得再等等,数码产品日降几元,月降数百,年累成千。不存在待价而沽,只有“待价贱卖”。然,每遇出门游玩,见有挂机扫街者,心生万千羡慕,想,若购单反,我亦如此。这种心理循环往复,更加加深对单反的渴求度。

今年三月,客观条件所致,不再等待,决心一横,准备真的出手,绝不手软。

数天时间,重新查阅资料,了解知识。决心入坑尼康,避开佳能。首先定位5000元以上产品,最后,圈定两款,二选其一,没多久便货到手中。

收货地址是家,白天到货,正在上班,恨不能立马回家拆箱。怕家人手痒又好奇拆了快递,当知道物品签收后,立马电话家人,让其不要拆,必须等我回家才可以,原因是相机镜头害怕灰尘,包装拆得不好,镜头易进灰而难清理。反正理由挺扯淡的。家人信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下班到家后,迫不及待拆开快递纸箱,拿出相机包装。在拆相机包装盒前,咔哧咔哧先拍了好多照,像一种神圣的物品即将见光面世。买了好多相关配件,诸如UV镜、遮光罩、镜头盖等等。先拆了这些配件的包装,故意将圣物留至最后。

终于要拆盒见面了。抬起头对媳妇说:“我等这一天,等了好多年了。连做梦都想有这么一刻。”

开拆后手足无措。

将相机拿在手中左右看了看,像捕猎者面对缩成一团的刺猬一样无从下手。又放下相机,拿起说明书。简略快速的看了一遍。尝试着组装机身与镜头。镜头与机身的卡口旋转了接近360度,终于卡上了,松了口气。算是组装成功。可接下来面对朝夕盼望的单反,该怎么使用竟成了一个大问题。

平常看过很多单反教程,可在这一刻,就像阅片无数的十八岁小伙,真正面对赤裸的光滑女身寻觅不得进时那般无措和窘迫。再次放下相机,搜索教学视频,马虎的看了几眼,心急如焚的跃跃欲试。举起相机,想到人生第一张相片的珍贵,晃了一下神,即将按下去的快门又松开。决定留给某个特殊时刻。

可这第一张照片再珍贵,总是要拍的。第二张与第两千张,如水往低处流,一泻而下。前期拍照时竟不知如何对焦,只是奇怪画面老是模糊不清。即便如此,仍旧咔哧咔哧拍了不少,也能乐在其中。现在想来,无知,故无畏。

都说“单反穷三代,摄影毁一生”。我看有点道理。一个月没到,便不满足那只变焦镜头,想购一支定焦。想法那么强烈。

我细细想来:购了定焦后,或许还想购一支广角,换一个RMB500以上的UV镜的想法也一直萦绕,对灯光越来越感兴趣,内置的闪光灯不能跳闪真是遗憾,购一个闪光灯又是四位数花销,一个电池,旅游时不方便,最好再购一个就不怕中途没电了,不一而足。故,上段首句乃是一句谆谆教诲。

相比入坑后的大量开支而言,在我亲自打开包装盒的那一刻,是我数年来,梦想成真的瞬间。我觉得那一刻,自己的周围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入坑尼康》上有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