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日记1:新发地不要成为新发之地

(图片:unsplash)

此时已是6月14日,新冠肺炎疫情”已过去半年左右。全国大多数地区已连续数十日未出现新增确诊病例,与之相反的是,疫情在国外正不断蔓延。网上舆论渐渐有了一种病毒似乎与我们远去的声调。全国各地政府陆续的开始下调各自区域疫情风险等级,首都北京政府也发布了不再要求市民户外佩戴口罩的通知,北京已连续56日未出现过新增确诊病例。所有迹象表明,泱泱天朝正如当年SARS一样,通过强有力的管控似乎走到了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门口——只有央媒像例行公事般的仍不时提醒着大家新冠肺炎疫情尚未过去,公众不应松懈。与之相对的是,现实生活中无论是商场超市,还是餐馆公园,都正在慢慢放开防疫要求。

6月11日下午,一条新闻好比昨日浙江温岭爆炸的油罐车一般在帝都炸了锅:西城区月坛街道西便门,一位唐姓52岁男子被确诊新冠肺炎。公司同事爆出这条新闻时,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公司所在四合院内的邻居大妈家女儿住在月坛,而大妈家女儿这几日因为操办刚刚过世的大爷的后事而频繁往来我们院子。心头不由一紧。脑中迅速过了一遍这些日子是否与大妈家有过任何接触,庆幸的是没有。我们都把这条消息当作了一条大家讨论的话题,并未引起任何重视。公司往来人员仍然有不戴口罩的朋友。

6月12日,北京宣布新增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几乎所有的焦点都聚集在西城区月坛街道以及据传有密接者的某所小学。人们还讨论着这个病例的特殊性:两周内未出京,无外来人员密切接触史。唐某究竟是如何患病的,这成了个问题。也意味着京城内有定时炸弹——传染给唐某的源头未被找出。

6月13日,北京再次宣布新增6例确诊病例,均与北京乃至亚洲最大的农产品交易市场新发地有关,同时爆出四十多人核酸检测呈阳性。我立刻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立即在京东上下单了数十个口罩。同时告知家人出门多注意,新发地或称为北京的“华南海鲜市场”。当天,无论是地铁还是公交均如往常一样人满为患。我则把几日前开始佩戴的非医用外科口罩再次更换成医用外科口罩。

6月14日早晨,社区播音员广播社区内5月30日(含)后去过新发地的人员须主动联系社区进行登记,这条广播重复了若干遍。下午则再次进行了广播,同样重播了若干遍。晚上我出门打算买点西瓜当作晚餐,刚下楼没多久,社区的广播再次响起,而这次播报的内容是社区内有新发地密切接触者,要求大家少出门、不要聚集,勤洗手、多通风。心情一下变得有点不太好。我买了四分之一个西瓜,又买了水果,还特地去了菜市场,希望在蔬菜涨价前多囤点,然而却发现蔬菜价格已经上涨。在与菜市场卖菜的沟通中得知,蔬菜价格就在今天凌晨已经开始上涨,附近最大的农产品交易市场今天凌晨已被关停。

搜索消息显示,北京已封闭市内六大农产品交易市场,对新发地周边11个社区也已采取管制。搜集了数千个检测样本,已完成近两千个样本检测。

所有新增病例均与新发地有关。“新发地”这个名字开始与新冠肺炎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个名字也成了如当初“华南海鲜市场”一样的敏感词语。

在帝都,新发地本与批发交易紧密相连,这块号称亚洲最大的批发交易市场供应着帝都90%以上的农产品,每天有上万人、3000多辆大货车从全国涌入,而现在,所有人都不希望新发地成为新冠肺炎第二波的新发之地。

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新冠肺炎在这个尘世已闹腾半年有余,全世界对这个病毒已不再感到新鲜,可是,面对病毒的肆虐依旧没有良药可解,不由使人感到人类的渺小和脆弱。这个世界看似是属于高等生物,却时常被低等生物折腾的一塌糊涂。万事万物终究是个闭合的轮回,就像凯库勒当年梦见的苯分子结构那样:一条咬住了自己尾巴不停旋转的蛇。

疫情日记1:新发地不要成为新发之地》有2个想法

  1. 古是

    这一波料不会有多大波澜,只是你身处疫区,还是要多多 警惕。
    希望不会出现你所居之处出现武汉封城的局面。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