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日记3:测核酸

(图片:unsplash)

在上一篇《疫情日记》中提到“帝都似乎按照先检测高聚集、高风险人员,再逐步向国企、私企和居民展开的方案进行着核酸检测,正逐渐摸排全市病毒感染状况”,当时对“方案”的推测并无任何可靠消息来源,仅凭个人经验及某些蛛丝马迹得出。尽管推测出了“方案”,但对政府究竟会不会针对私企及居民提供免费核酸检测仍持有怀疑,因为这是一笔不小的财政开支。没想到方案应验的竟如此之快,刚刚写完上篇《疫情日记》的第二天——6月22日——上午就在公司群里收到通知,要求公司尚未做过核酸检测的人员提供身份证号码,今天下午公司组织大家一起做核酸检测。

图片中文字如下:

【温馨提示】

各位西长安街居民,现通知您及您的家人到【新壁街检测点】,地址:北新华街55号;(西来顺饭庄对面)免费

请您务必携带【身份证 手机】,佩戴好口罩、手套等防护用品。请您在现场记住自己的检测序号,听从工作人员指挥,有序进行登记检测。

核酸测点检测时间早晨7:00—11:00,下午3:30—9:30。检测点中午10:40停止登记,晚上9:10停止登记,请自行安排时间,到达检测点后找北新华街社区人员进行登记。务必带上手机和身份证。

从未想过自己会被要求做核酸检测,但老实说,整个上周我都在犹豫要不要主动去做一次。自6月15日周一开始,持续数日,身体状况一直不佳,拉了几天肚子,打了几天喷嚏,清鼻涕流了也不少。除了怀疑自己可能中招了外,还怀疑与周日刚将冬天厚被子换成了夏天薄毛毯,晚上又开着窗户睡觉可能着凉有关。因此,不能十分肯定的判断拉肚子源自何故。然而,身处疫情严重的京城,每日上班需要换乘3次,乘坐4种不同线路的公共交通工具,怎能没有一点担心自己是否凄惨的中招了呢?刚开始出现不适的那几日,天天都在想是不是中招了,是不是中招了。不断地自我判断,又自我解除。后来症状慢慢减轻,却没有减轻自我怀疑,总在想:虽然现在症状减轻了,是不是处于潜伏期呢,再等几日会不会突然出现症状。

下午大约四点与几个同事一道去了北新华街55号。虽然距离下午开始检测的时间已过半小时,但现场除了工作人员外没有人,我们大概是第一批去检测的。现场拉起了护栏,我们顺着工作人员指引进了大门,然后对着摄像头测了体温,进去后看到一字排开很长的接待台一下有点发蒙,不知道该去哪个接待台进行登记。于是,只好随机站到一个台桌前,说是来做检测的。对方问我是哪里的,我说了地名后,对方又问属于西交民巷吗?没等我回答,旁边台桌的工作人员叫我去那边台桌。顺着指引,我才发现每个桌前有个纸牌,上面写着街道和社区名称。于是,很顺利的找到了我们社区的接待处。

工作人员要了身份证登记身份信息,接着,索要居住证。我和同事都有点意外,因为通知时只要求带手机和身份证。反复沟通后,工作人员让我们去大门口找社区民警。重新走到大门口,对民警说明情况后,他带我们再次来到社区接待处,说明情况后这一次社区工作人员为我们进行了登记。登记后给了一个小空瓶,空瓶上有一个标签贴,标签贴上有条形码。空瓶非常小,比医院抽血化验的血样瓶短一半。拿着瓶子,工作人员又引导我们顺着围栏围出的走道朝着取样处走去。取样处也是一字排开的隔间,像大超市的收银台,只不过多了隔板和顶棚。面对那么长的取样处,不知道该去哪一个,工作人员说:“朝着向你招手的走去。“说完,当我再次向取样处望去时,竟然有那么多穿着连体防护服的小姑娘朝我挥着小手。我又立马低下头,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装作没看见其他挥手的取样处而朝着离我最近的走去。

取下口罩张开嘴,发出“啊——“,取样棉棒伸进去,搅一搅,完事。做完后我没什么感觉,一个同事却吐槽嗓子被捅的生疼。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位温柔的姑娘。

目前,北京像这种政府免费提供的核酸检测一般48小时内会出结果,但不会出检测报告,也没有任何纸质材料给你。如果检测结果是阴性,你的生活如旧,没人通知你结果,也没人要求你做什么,可如果你的检测结果是阳性,那么,就有人要找你了。具体怎么找你,目前没听到有关消息。

时至今日,新冠肺炎已不再新鲜,但我们对它的了解又并不多,好比一位饭桌上熟识却又陌生的朋友。时至今日,没人敢怠慢这位朋友,北京爆发第二波疫情以来,政府不可谓不慎重,重灾区丰台区更是启动了“战时机制“,立即强制封锁了新发地周边11个社区,动作不可谓不快。对拥有2000多万人口的超大城市,又是国之首府,政府虽不承认,但实际上基本封城,政府不可谓不坚决。与年初疫情第一波爆发时相比,这次第二波爆发后政府处置的更加迅速、果断、慎重和坚决。除此以外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这次政府也更加的小心,尽管帝都这次已经爆出餐馆和快递人员有确诊病例,但至今政府未表示要封闭餐馆和物流。个人揣测是出于民生考虑。自返京以来,陆续看到了许多餐馆闭店、关门、歇业。昨天去餐馆吃饭时与餐馆老板聊天得知,复工复产以来,开张两月,亏本6万多——不如关门闭店。每天一开门,营业收入无法覆盖水费电费燃气费、房屋租金和人员工资以及材料成本,开门即等于亏本,索性关门将店铺转让,还能一次性获得几十万的转让费。疫情对于餐饮业的打击真的太直接也太大了。同样的情况,应该还有娱乐业、旅游业。我不由感叹了一句:民生多艰。

两万亿的疫情国债,听着伟大,看似硕硕,撒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和14亿人口的头上——杯水车薪。深感民之艰难、国之危危。新闻媒体中没有报道,也不会报道的,是疫情过后一地鸡毛。草民绝无鼓吹不安之意,亦无制造恐慌之心,然眼见之实,耳闻之音,并非繁华盛世、朝气蓬勃,不可不吐。

愿今后每天的太阳都像以往那样,照常升起。

疫情日记3:测核酸》有3个想法

  1. 古是

    想不到你也测核酸了,帝都果然是全覆盖啊。
    活着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到二十世纪初的战争、饥荒、文革、小到禽流感猪流感后的养殖户。有时候我们只是幸运处在和平以及上升期的历史环境中。未来荆棘、未来也可期,还是要乐观一点吧。

    回复

鹤立群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