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敏性鼻炎

诚如文题所示,本文谈论的是过敏性鼻炎,而有此毛病的不是别人,正是本人自己。

2019年的某一段时间,每天鼻子很难受,鼻涕如雨。起初以为只是着凉感冒,像以往一样撑个一周时间左右便自行好转。可是,这次没有像预想的那样。一周时间很快过去了,又过了差不多一周,还是未见好转。渐渐的怀疑自己可能不是感冒。就这样又撑了一段时间,情况逐渐加重,最严重时只要站着低头,鼻涕便如水似的止不住下滴。这种情况之前从未有过,而且还时常连续喷嚏。如果光是流鼻涕可能还不会引起重视,但连续打喷嚏这种情况几十年来很少发生。无论什么情况下,我发现自己的体质绝少会连续打喷嚏。因此,不得不真的怀疑自己是否生了病。

11月12号,挂了个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门诊号。

接诊的医生看了一眼,真的只是看了一眼。然后询问是否有“鼻子刺痒”的症状,接着对我说:”过敏性鼻炎。“

我怔怔地看着医生,说到:“过敏性鼻炎?不是,我从前从未过敏过。“

医生已经转身在电脑上记录着病历,回答到:“鼻腔内水肿的这么厉害了,过敏了。“

见医生如此肯定,接着,脑海中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对什么过敏了?”

“这个不清楚,可以做个过敏原筛查。”

接着,想到的是这病有治吗。问到:“能治疗吗?”

“过敏治不了,给你开点药先缓解。要想根治,以后可以考虑脱敏治疗,”,医生又补充说,“不过,周期比较长,要坚持连续一两年。”

我没再吱声。一会儿,医生问:“过敏原筛查做吗?不过,筛查只能检查出是否对特定的过敏原过敏,如果你的过敏原不在筛查范围内,是查不出来的。“

“有可能白做了?“我问。

最后,抱着一定要找出原因的心理,还是抽血做了个过敏原筛查。拿到筛查报告的那天早上,像读圣旨一样认认真真的从头看到尾,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查出了自己的过敏原;难过的是,这个毛病暂时治不了。报告中,在“尘螨组合1(屋尘螨、粉尘满)“那一栏,检测的数值超过了正常范围。

未曾想过自己也会是过敏体质,对于如何忽然一下对尘螨过敏也是不得而知。一直以为过敏是先天性的,难道也可后天患上。我总觉得,帝都的空气对呼吸道是一种摧残,也自认为自己的过敏性鼻炎与之有关。两千余万百姓天天生活在如此肮脏的空气中,仿佛鱼儿整天生活在污泥中。经济取得巨大成就的代价,是牺牲掉这一代人的身体健康以及后代们的绿水蓝天。这究竟是值得的,还是亏本的呢?

 

过敏性鼻炎》有3个想法

  1. wys

    “过敏治不了”医生也可能随口说说,又不是圣人,,,可能根源是咱们体质真的不怎么好了,,抽空加强身体锻炼吧,趁着年轻,赌一把——生当随意,满不在乎就好。

    回复
  2. 古是

    我有一年快过年时,不知道吃了什么,过敏了,是全身起红疹,然后去医院弄了点扑尔敏,几天就好了。然后这些年也没犯过,过敏应该很正常吧,应该有上亿人有对不同的过敏源有反应,奇奇怪怪。不过,按照你的描述,估计是居住环境问题。

    回复

青山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