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末结语

(图片来自网络)

“在2020年,承诺本网站每月更新不少于一篇文章”,在本年度《新年贺词》中承诺的事,算是没有食言。写作好比健身,需长期坚持。一旦荒废就会因惰性而形成惯性。越不提笔,越不愿提笔;越提笔,越写越主动。

即将过去的2020年,注定会在史册上留下重重的一笔。这一年留下了太多的伤痛与哭泣、恐慌与猜疑、无奈与绝望。在这一年里,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一种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冠状病毒击垮了世界各国的医疗体系。尽管我们曾声称现代医疗水平已有多么高级,多么先进,多么现代化。面对小小病毒,我们依然无从下手。全人类的医疗机构面对这种病毒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各种药物能用的都用上,却仍然找不出解药。从起初的艾滋病药物、到后来的莲花清瘟胶囊、羟氯喹、藿香正气水等。还有那些大量使用的不知名的抗生素类药物。每一个躺在病床上不幸的同胞都难以避免的成为了全人类共同抗击新冠病毒的小白鼠。病患要想保住身体健康,就会丢了性命;病患要想保住性命,只能接受备受摧残的身体。虽从未有新闻媒体关注过那些所谓“治愈”的新冠病患愈后的身体和生活情况,但大概也如当年的非典肺炎病患一样,通过接受大量药物的帮助与死神搏斗后,捡回了性命,只能接受满是后遗症的身体。人类与病毒斗争的历史,除了天花病毒,几乎全败。即便如此,我们只能希望这次人类能够战胜新冠。

如果要选一个2020年度的关键词,我选择——“口罩”。不知道历史上有没有出现过类似的物品:明明是日常消耗品,却贵的跟黄金一样,而且还有市无价。只有你有货,无论价格贵贱,一定有人愿意立刻买。

在外国人还在讨论要不要强制民众出入公共场所佩戴口罩之时,天朝已经要求人民“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随着国外疫情之后的爆发,全球普遍认为戴口罩是有效预防新冠病毒传播的手段之一。而口罩作为日常医疗卫生用品,其产量长期稳定的保持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主要供给对象是医疗机构。因新馆疫情爆发,一下子几乎每个人都变得对口罩有需求,而现有的口罩产量远远、远远不能满足这巨大的需求缺口。受最基本的“供求关系决定物价“的经济学规律所左右,自然,口罩的价格一下暴涨了一倍、两倍、数倍、数十倍——而且,还有市无价,一时比黄金更难得,比珠宝更受欢迎。真是黄金万两,不如口罩一箱。

由此而导致的“口罩大战“更是充满了喜剧性。起初是国内有的省份之间爆发截留口罩的争议,后来全球范围内国与国之间竟然也爆发了截留口罩的争议。如果将这些口罩换成黄金,或许都不会发生这种截留。唯有口罩才会让人如此不顾原则,不顾一切的抢购保命物品。2020年上半年,国内所有口罩生产企业都赚的盆满钵满,所有医疗股份都有不同程度上涨,相对的,几乎所有餐馆都承受亏损,所有影院、KTV都空无一人。大量的人员密集型场所都面临倒闭。

经营压力折磨着每个受疫情影响的企业的老板和投资人。全球经济承受重挫,美股更是史无前例的10天之内熔断四次。主流发达国家普遍开始给国民发放现金或支票。天朝有也有一定措施,但相对而言就寒酸的多,只发放了所谓的消费券,而且远没达到普惠的程度。我所了解到的消费券发放形式都是通过网络发放,然而作为一个常年网购的人,我就几乎没感到消费券的存在。财大气粗的北京市西城区发放了上亿元消费券,但似乎也僧多肉少。消费券,更多给人一种不痛不痒、不阴不阳的感觉。要么直接发现金,要么直接发物品,决策者们搞了个消费券的本意肯定是刺激消费带动经济复苏。可经历了半年停工停产、蜗居家中的国民,亟需的是真金白银或实实在在的物质馈赠,而非一张“既给了也没给”的消费券。国家行为与商场促销行为变得如此类似,商家送你100礼券,但需先行消费1000元才能抵扣。草民觉得泱泱我朝这次不坦荡、不爽快。仿佛你去帮助一位口渴得不行的人,本应该直接带瓶水给对方解渴,但你却告诉对方再往前跑10公里就有水井。

伴随着疫情的一步步发展,为了控制疫情传播,小区、街道、县城、城市乃至国家,都自我断臂式的封锁过。作为一种传染疾病,所有的阻断措施都围绕着如何控制人员流动。除了老弱病残和死宅,人的天性总是喜欢流动而不喜欢被束缚,被限制。此外,人如果长期被限制在屋内,对人的情绪和心理影响也不可忽视。疫情期间,我们不断的看到许多民众与管控者之间爆发冲突,这些画面都构成了复杂而伤痛的2020。

2020已近年末,这个充满大事的年份即将谢幕。但肆虐的新冠病毒仍未被控制和降伏,依然在人间肆虐,夺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数个国家和机构声称研发的疫苗已进入临床,并开始面向民众兜售,可以接种。可这些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目前尚无公认的评价,仍处在王婆卖瓜的阶段。今天听同事说,这个城市开放疫苗接种了,需要打两针,每针两百多元,考虑到年关将近,人员流动,问是否接种。是否要接种呢?

2020年发生的事很多,但显然本文不打算一一记述,那是另一篇的事。

2020年末结语》有1个想法

  1. 三棵树人

    目前可以打的疫苗严格上来说还是实验室产品,是一种紧急批准使用的疫苗,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品疫苗。所以这里面风险还是需要自我权衡,2020实在是太魔幻了。

    回复

三棵树人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