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来偷葡萄的

潮湿的太平洋风时有时无,夏天的太阳像墨西哥的魔鬼椒一样火辣,老俞这片养眼的果园就坐落在离海不远的一个庄上。这片果园可是他的全部家当。六年前,一个失眠的晚上,老俞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最终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决定自己应该闯一闯。这么些年了,一直没有撒开过手大干一场,如今孩子还小,若不趁着这个时候抓住机遇,再往后,孩子渐渐大了,自己慢慢老了,那时候往板凳上一坐,屁股都懒的挪,再谈什么梦想都是做梦,再谈什么抱负都是自负。铁定心要创业后,老俞拿出了夫妻两个人的老本,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些,承包了海边庄上的这块地。这原先是农田,老俞花钱雇来了一辆挖掘机和犁田机将地整平。接着,又买来许多果苗,搞起了果园。

几年下来,老俞的果园生意越来越好,销路打开后,老俞再也不用愁结在树上的水果会烂在树上。老俞跟几个超市都定了《购销协议》,果园的水果一般八成熟时就会被摘下来,用那辆金杯车送往城里的超市仓库。庄上的人,有的也会来老俞这里买水果。老俞都会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他们。老俞心中有一把算盘:一来,果园的主要收入并不是零售,且庄上来买的人也不多;二来,兔子不吃窝边草,近水楼台先偷桃,自己的果园就在庄边,如果不跟这些邻里搞好关系,果园的收成指不定会减产多少。

老俞生意做大后,开始考虑雇个人帮自己看园子,而自己抽出身专心跑业务,也可以去各地方学习果树栽培新技术,偶尔也会引进一些新果树尝试栽培。老俞开着自己的小车到处跑,终于可以像个老板一样那么潇潇洒洒,而不再像以前那样,开着金杯往各家超市仓库送货,下货、搬货。老俞的这个想法导致了老赵的出现。

老赵五十三岁,比老俞大十来岁。是老俞以前战友的父亲。老俞把他雇来在这里看果园,每月付他三千五的薪水。如果当年的收成好,还会额外多给点。老赵对果园悉心照料,也从老俞那里学了不少技能。随着老赵对果树种植技术越来越熟,老俞来果园的次数越来越少。可是,每年的夏至、端午、中秋这三个节日里,老俞还是会来果园把老赵接到自己家里去一道过节的。

有一天,老赵像往常一样在果园里转悠,看看水果生长得怎样,有没有害虫。他远远地就听见一辆摩托车声离果园越来越近,由于果树的遮挡,老赵明明知道摩托车就停在果园附近,但却看不见摩托车在哪里。于是,身处果园里的老赵赶紧寻着声音朝果园外走去。当老赵从果园里走出来时,正好与那个人打了个照面。

那人看上去三十来岁,


注:

1,此文写于2015.08.02。

2,受制于当年各种不利因素,此文并未写完。

3,3月份缺一篇更新,此文算补坑。未完稿的作品好比断臂的维纳斯,未尝不是一种佳作。

我不是来偷葡萄的》有1个想法

  1. 古是

    1.一看开头就让人意识到是受外国文学影响的那种写法,塞林格?
    2.开始意识到名词细节了,挖掘机和犁田机、金杯车
    3.始终认为你写小说或者写其它作品,都是事无巨细,一定要全部交代清楚,生怕读者不明白,不会删减
    4.你这怎么能好意思比拟断臂维纳斯,你这就是只剩头的维纳斯

    回复

古是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