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鹤立群

关于鹤立群

你要是真想听我讲,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么地方出生,我倒楣的童年是怎样度过,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干些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的大卫科波菲尔式废话,可我老实告诉你,我无意告诉你这一切。——《麦田里的守望者》开篇

活着就有无限种可能

我曾经以为,几乎每个人都会想过生命的意义,或者活着意味着什么,又或者为什么而活,这样的宏大命题。同样,我曾经也以为,几乎每个人都曾想过ZS这个宏大的命题,但是我曾经问过一个同样喜爱文学的朋友是否想过这个命题时,对方给出的答案是未曾想过。所以,我修正了自己的看法,可能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想过这个问题。 继续阅读

一切皆是开始

 

    眼看着这离别的时刻步步逼近,像一日三餐,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但内心里并没因为有那一刻而感到多大起伏。由于工作原因,这些年东奔西走,换过数个城市,这个城市算是呆的最久的了,但也没有超过两年。年轻的时候,或者换一种具体的说法,在学校里的时候,总梦想着找到一份像旅行一样的工作,今天在这里,明天只不定又在哪里。想找到那种工作即是生活的工作。 继续阅读

晚睡是一种病

你是不是常常在每个迟到的早晨悔恨自己头一天晚上没有早睡,因此导致不能早起?你是不是常常在每个迟到的早晨暗暗发下毒誓,以后每天晚上一定早睡早起?你是不是在每个日上三竿的早晨深深痛恨自己,头一天晚上明明没有什么事请,却睡得那么的迟?

晚睡的人,俗称“夜猫子”。但猫夜里不睡觉可能是在逮老鼠,而你夜里不睡觉是在干嘛?你自己也许都不知道自己忙了一夜,到底忙出了啥。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毫无意义的浪费了,你晚睡的原因也许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也许就是在消磨自己睡眠的时间,做些毫无意义的琐事。从我上大学开始,我就已经没有早睡过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