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鹤立群

关于鹤立群

你要是真想听我讲,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么地方出生,我倒楣的童年是怎样度过,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干些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的大卫科波菲尔式废话,可我老实告诉你,我无意告诉你这一切。——《麦田里的守望者》开篇

没有完成的百万富翁梦想

□文/鹤立群


那天上班时,坐在对面的同事用手机玩游戏,本没在心,坐累了站起来晃荡的时候,晃荡到这个同事身后,发现他在玩德克萨斯扑克,一下子来了劲。接着就在他身后站着看了一会,这个同事脑子比较笨,我这么光明正大的说他,是因为我确信他不会来这里,确信他不会看到这篇文章。他脑子笨的结果自然是不断输钱(游戏币),我在身后站不住了,我说让我来玩,他居然拒绝了,他居然拒绝了,他居然拒绝了!有时候,一个人自己玩的不快乐,是不愿意把游戏让给别人玩,怕把别人玩愉快了的。这个时候正好快下班,五点左右,我当时热血沸腾,脸上滚烫,身心急迫。因为在2011年,我曾经玩过德克萨斯扑克一段时间,当时的技术自然比较差,玩了一段时间就没再玩,这一断就是两三年,如今看到别人玩,自然重新燃起了欲望,所以跃跃欲试。被脑子笨的同事拒绝后,我急不可耐,然后我就直接回了宿舍,打开电脑,登陆账号,密码,急切的开局。 继续阅读

马航MH370事件评述

□文/鹤立群


既然事件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我觉得应该出来谈谈感受了。马航MH37038日凌晨120分到现在,已经失联超过100个小时。第一次得知马航MH370事件是8号中午吃饭时,从央视新闻频道看到对此次事件的报道的。当时新闻主播播完这条消息时,我立马就说了一句:“不用找了,肯定是穿越了。”我的意思是,这架飞机找不到了,一定是冲进了时光隧道,或者误入了时间虫洞,等待过个一两年后,这架飞机会诡异的再次出现在雷达上,飞机上的全部乘客都仍在,然后平安降落。地面上的人会感到无比讶异,但乘客们,包括机组人员,并不知道大家为什么如此惊讶他们的“正常降落”。他们手表上显示的仍然是8号正常降落的时间。每个乘客安然无恙,仍然是一两年前的模样。这是我当时对于此次事件的第一反应。但一般人都知道,这种事出现的概率很低,所以当时虽然第一反应是找不到,可是我并没有想到真的这么难找。 继续阅读

老屋

□文/鹤立群


二十年后,我也不知道会见到此情此景。

那时,你的马尾摇摆,你的身姿轻盈。教室外的大院子里,经常能看到你和几个女孩子一起跳皮筋,动若脱兔。我无幸,和你不在一个班级。见到你时,内心深处只是感到一丝丝的悸动,但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一点不懂,懵懂未知,这种感觉转身即忘,一天到晚只知道玩耍。那时,我没想过和你如何如何,也没因没能和你在一个班级而伤感。对你,内心只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见到你就开心,不见到你也不会想起。那时,我们都只有几岁,在读小学。 继续阅读

2013年度总结报告

□文/鹤立群


一年又一年,冬雪又白九州地,春风又绿江南岸。2013年来到另外一个城市,年初的时候被这里的寒冷教训了一顿,让我明白南北地理差异尤其在季节转换的时候,往往会坑害我们。中国地大,不应用一个地方的季节气温来预判另一个地方的季节气温。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南方已经入春,而这里常常还零下几度。这样造成的直接结果是:挨冻。这是2013最失算的事。2013年总体来说,过得还行。当然,也不是那种一年到头天天开心的意思,只是大体来说,总的层面上,诸事还算比较顺利。下面是个人的2013年终总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