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杂感茶馆

杂感,往往来自于我的一个闪念,就是那么一瞬间。

老屋

□文/鹤立群


二十年后,我也不知道会见到此情此景。

那时,你的马尾摇摆,你的身姿轻盈。教室外的大院子里,经常能看到你和几个女孩子一起跳皮筋,动若脱兔。我无幸,和你不在一个班级。见到你时,内心深处只是感到一丝丝的悸动,但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一点不懂,懵懂未知,这种感觉转身即忘,一天到晚只知道玩耍。那时,我没想过和你如何如何,也没因没能和你在一个班级而伤感。对你,内心只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见到你就开心,不见到你也不会想起。那时,我们都只有几岁,在读小学。 继续阅读

2013年度总结报告

□文/鹤立群


一年又一年,冬雪又白九州地,春风又绿江南岸。2013年来到另外一个城市,年初的时候被这里的寒冷教训了一顿,让我明白南北地理差异尤其在季节转换的时候,往往会坑害我们。中国地大,不应用一个地方的季节气温来预判另一个地方的季节气温。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南方已经入春,而这里常常还零下几度。这样造成的直接结果是:挨冻。这是2013最失算的事。2013年总体来说,过得还行。当然,也不是那种一年到头天天开心的意思,只是大体来说,总的层面上,诸事还算比较顺利。下面是个人的2013年终总结: 继续阅读

2013就此结尾

□文/鹤立群


    虽说2013过去已经半个月,但在中国,“新年”的观念还是论春节算的,所以,即使2013阳历新年已经过了,但春节还没有过,在外工作的人儿都还没有回家。而我,我,当今天早上的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就要拿起自己一年以来的行李回家了。这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也是一件很让人有所感慨的事,因此,我在这里写下了这些话。 继续阅读

一道心理测试题


我这里有个测试题:

两个歹徒抢银行。一个在外面把风,一个进去抢。后来路过一辆警车,把风的以为有人报警了,在没有通知里面同伙的情况下跑了。回去后,把风的在电视上反复的浏览新闻,瞧瞧有没有抢劫银行未遂的新闻,但没有,于是,他打电话给原来的同伙。问,是否成功了。他原来的同伙说,成功了。这个把风的于是要求同伙要分他一部分钱,但是被拒绝了。两个人争执不休,矛盾不得调节,然后报警了。这来源于一条真实的新闻。

请问,如果是你,你会不会这么做?(这里指的是会不会要求同伙分钱)

我有一个姑娘

□文/鹤立群


三等残废的潘长江在抗日电影《举起手来》中的经典台词只有三个字:花姑娘。并完美的演绎出了日本人对花姑娘的渴望,只是屡遭坎坷,终不能得之。电影在找寻与恶作剧中成功的浪费掉了整部影片的时间。最后,大家嘻嘻哈哈,皆大欢喜,因为大家被快乐了一把,剧中颇多的恶作剧令人开胃,而导演也开心,因为大家都开心了,自己也就开心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