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一步之遥》:姜文馊了


你很难预想,一个曾经拍出了《阳光灿烂的日子》和《鬼子来了》,甚至是《太阳照常升起》这样优秀影片的导演,也会拍出《一步之遥》这样的影片。可这样的事情,在中国似乎并不是没有先例:拍出《霸王别姬》的陈凯歌,后来拍出了《无极》;拍出《红高粱》的张艺谋,后来拍出了《满城尽带黄金甲》和《三枪拍案惊奇》;拍出了《天下无贼》、《集结号》的冯小刚,后来拍出了《私人定制》。这难道是中国“大导演”们非走不可的怪圈?还是因为在面对电影市场和金钱诱惑时,选择了妥协与迎合? 继续阅读

【影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一个不死的超级民族英雄

我知道有些人是周星驰的死忠、脑残粉(没有贬低的意思),我遇到过这样的人,但自己对周星驰的电影始终不感兴趣,这就像也有人不喜欢吃饼干,而我对饼干爱之深切一般。人们各有所好,各有所乐。正因为如此,当我第一次在网上看到《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这个名字时,第一反应就是周星驰又拍《大话西游》的续集了,看到所有有关这部电影的文字,眼珠子都不自觉的就跳过去了。因此一直以来,都根本不知道原来这是一部国产动画电影,而且,还不是周大侠拍的。当然,这是后话了。 继续阅读

在生活中奔波

早先,我对于很多事的认知,现在想来,都很不全面,也不够正确。那时没有真正体会到生活,没有具体的感受,就像很多事,没有真正经历,是不会有经验的。那时的我以为,工作独立于生活以外,生活就是生活,工作只是用来维持生活正常财务开支的一件不得不去完成的任务。所以,那时候,我妥协的接受了一份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像许多人一样,一心梦想着有朝一日一定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但怎么实现,这件事并没思考多少。这种精神上的自我催眠有时是必要的,也是不可或缺的,在那长长的一年多时间内,我忍受着各种煎熬。不断的自我矛盾,是尽快走,还是继续留。然后,不断的劝慰自己:即便当成磨练自己的意志,也要把这份工作坚持一年,一年以后,你可以自由的决定是走是留,不再劝说自己继续忍受这一切。一年后,终于有一天,在与朋友的聊天中,我决定不干了。这件事也没思考多久。我记得,那是个休息日,当这种念想诞生后,我激动无比,像春天的绿芽触碰到了阳光,我一人在宿舍里久久难以平复心情,像长细线下挂的一个铅球,一旦受力摆动后,很难立即停止下来。 继续阅读

【剧评】《汉武大帝》:寇可往,我亦可往


        这部电视剧早年时曾零星看过,印象最深的是陈宝国将汉武大帝演的出神入化。去年年底,在火车上一个念想一闪而过,想起了这部早年零星看过的电视剧,随后决定,等下了火车回到家后看个开头,如果仍能找到当年的感觉就看完,找不到就不看。 继续阅读

【乐评】李志《1701》:多想和你一样臭不要脸

        三年后,李志带来了自己的第7张专辑。

        这张专辑首先给人的印象是名字怪异,仿佛是一个年份,又仿佛是类似“520”般的数字密码,可都不是。李志不想用此来吊歌迷胃口,很快就对此予以了解释,这组数字是房间号,他们曾在这个房间里排练了一年多,为了纪念,所以就用了这个房间号命名新专辑。此外,新专辑封面上的那只苍蝇也让很多人抓狂,据说,许多处女座的人为此感到非常纠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