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文化

关于写作

□文/鹤立群


除了好吃和好色以外,人的本性还应该有好懒。除去意外因素和极端的过度劳累致死以外,劳动的人的确要比不劳动的人的平均寿命更长,这一点上应该没有瓜皮啃,所以说,生命在于运动,可人的本性中偏偏有“好逸恶劳”。懒惰是人的一大本性。自己能够不付出就享受成果的事,人往往偏向于不付出;自己的事能够安排他人代劳的,人往往偏向于让他人代劳;自己可干可不干的事,人往往偏向于不干等等。什么事请都有正反两面性,这是哲学给出的一条金科玉律。懒惰其实也有它的积极意义。事实上,懒惰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人类许多文明进步的原动力。人类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在提高工作效率的同时,其实也在成全人类的懒惰。交通工具的发明是最好的鲜活案例,能够用轮子代劳自己的双脚,能够用马匹代劳自己的体力付出。 继续阅读

      

      □文/鹤立群


      一般情况下,我不喜欢煽情,因为煽情者大都患有无病呻吟的毛病,经常煽情者,大都患有严重的无病呻吟的毛病。煽情者的一般套路是这样的:先是触景,然后内心情不自禁的被“景”感染,伫立在景色前良久,然后开始动笔,当煽情者写下第一个字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已经进入了一种自我封闭的状态,明确的说,他已经进入了一种幻想的状态,在他的幻想中,他会描写自己被刚才的景色勾起的回忆,如何如何的伤感,感叹生活多么多么的变幻无常,日子怎样怎样的沉重,往事如何如何的如烟,不一而足。煽情者会竭尽所能描写自己的多愁善感,会竭尽所能描写自己柔软心灵多么的易碎,会竭尽所能描写自己多么的感知忧伤,感知世事无常,感知每一个人的大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