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与肉可以分开

(图片来自网络)

据说,在德国,学校里会教授逻辑课程和简单的哲学课程,让学生早早接触到一些必备的人类思想成果。一来为他们以后深造打下基础,二来可以让德意志公民具备简单的分辨真假信息的能力。如果绝大多数德国人都具备了抵抗假消息和政治洗脑的能力,那么,第二个希特勒便再也不会有得逞的机会。日耳曼民族自我反思和纠正的能力是公认的楷模。 继续阅读

十月事多,但无文章

(图片:unsplash)

 

世间许多事情总是奇怪的。例如,如果无所事事导致没什么可写,倒也情有可原,但日日忙碌,却最终什么也没写,就这样度过一个月,倒很难理解。时间不够分配理应是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原因。好比一团线,如果互相缠绕的太复杂而理不出头绪,有时会索性放弃。 继续阅读

你好,合肥

这座城市被网友称作霸都,若问缘由却显得名不副实。据考,来源于网友一篇《中国城市发展大会》的网文,自此传开。然而霸都之名,总难免带有些许雄霸之意,而合肥这座城市历来无论在全国还是在华东地区均无主角的名分,因此,被称作霸都总显得牵强。

媳妇总有熬成婆之时,自进入本世纪以来朝廷常委总有徽州人,得此优势,合肥近20年来发展迅猛,可谓日新月异。

先前心中总有个念想,欲来合肥工作,可始终没有机会,一直在北方耕耘。前些日子终于辞去工作,后期的规划中合肥自然成了首选之城。看着这座正蓬勃发展的都会,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请愿能有草民一席之地。这座几个月前刚刚被洪水肆虐过的都会,希望愈发强大。依据水涨船高的道理,望蒸蒸日上的霸都能托起草民微不足道的一些愿望。苍穹之下皆为蝼蚁,而蝼蚁与蝼蚁不同。

谨以小文祈愿来日顺利。

过敏性鼻炎

诚如文题所示,本文谈论的是过敏性鼻炎,而有此毛病的不是别人,正是本人自己。

2019年的某一段时间,每天鼻子很难受,鼻涕如雨。起初以为只是着凉感冒,像以往一样撑个一周时间左右便自行好转。可是,这次没有像预想的那样。一周时间很快过去了,又过了差不多一周,还是未见好转。渐渐的怀疑自己可能不是感冒。就这样又撑了一段时间,情况逐渐加重,最严重时只要站着低头,鼻涕便如水似的止不住下滴。这种情况之前从未有过,而且还时常连续喷嚏。如果光是流鼻涕可能还不会引起重视,但连续打喷嚏这种情况几十年来很少发生。无论什么情况下,我发现自己的体质绝少会连续打喷嚏。因此,不得不真的怀疑自己是否生了病。 继续阅读

生逢乱世

(图片:别样网)

都说和平很重要,和平很珍贵,可实际上,懂得和平重要性的往往是经历过战争的人。仿佛冬天懂得温暖的并不是屋内的人,往往是从天寒地冻的屋外进屋的人。没有对比,什么样的“来之不易”都往往会被视为“唾手可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