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5月将要过去,回味整个5月。累,自然是最客观的评价。

从4月底到5月末,持续不断的忙碌,超过3000公里的来回奔波,30个超过零点入睡的疲惫等等,这些都充实了即将逝去的5月份的光阴。同样在5月里,有的夜晚,身体真切感受到睡眠不足的煎熬,还要再撑一小时解决事,那种能睡觉即是幸福的感触,如此令人印象深刻。唯一一晚21:30左右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还在半夜三点多被急事叫醒再次忙碌的经历,同样令人印象深刻。5月,家乡的自来水依然没有来。持续三年的断供问题,依然没有解决。5月,最后一天,公司定制的衣服开始配发。5月,不好的事转为可控。5月,又学到了不少新知识。 继续阅读

我不是来偷葡萄的

潮湿的太平洋风时有时无,夏天的太阳像墨西哥的魔鬼椒一样火辣,老俞这片养眼的果园就坐落在离海不远的一个庄上。这片果园可是他的全部家当。六年前,一个失眠的晚上,老俞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最终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决定自己应该闯一闯。这么些年了,一直没有撒开过手大干一场,如今孩子还小,若不趁着这个时候抓住机遇,再往后,孩子渐渐大了,自己慢慢老了,那时候往板凳上一坐,屁股都懒的挪,再谈什么梦想都是做梦,再谈什么抱负都是自负。铁定心要创业后,老俞拿出了夫妻两个人的老本,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些,承包了海边庄上的这块地。这原先是农田,老俞花钱雇来了一辆挖掘机和犁田机将地整平。接着,又买来许多果苗,搞起了果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