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鹤立群

关于鹤立群

你要是真想听我讲,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么地方出生,我倒楣的童年是怎样度过,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干些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的大卫科波菲尔式废话,可我老实告诉你,我无意告诉你这一切。——《麦田里的守望者》开篇

老则怕新

(图片来源:别样网)

年少时,盼望着自己快长大,快独立,长大意味着可以不用再顺从父母的话,长大意味着可以走出家门想干啥便干啥,长大,更意味着自由。可人一旦迈过而立之年,无论你怎么乐观看待,年龄压力却总会从某个角度和你迎面相撞。有的人被撞得喘气,有的人被撞得受伤,有的人被撞得残废,有的人被撞得卧床不起。 继续阅读

坑位占领

本月适逢春节,大部分时间无暇码字。

昨日忽而想起本月并无廿九、三十和三十一,又至今未更,灵感巧至,故连夜奋笔疾书。书至一半,琐事打断,心想还有明日一天,定能更新。

不料今日计划有变,恰逢天降雨露,亦未带伞,料想天意留人不可违,故在友人贵处留宿。然年初许的诺言仿佛立下的债据,自当要还,故书此文以偿。

稍后几天补上正文。

2021新年贺词

(图片来自网络)

过去的一年充满了恐慌与离别、摩擦与冲突,去年爆发的新冠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被寄予厚望的疫苗陆续进入临床阶段,但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尚无公认定论。为了鼓励民众接种,有教授、也有将军公开接种疫苗,以期疫苗的安全性获得大众信任。但这种手段似乎效果不佳,仍有人怀疑给教授和将军公开注射的是糖水,而非疫苗。这只是一个缩影,信任与猜疑充斥着整个过去的2020年。 继续阅读

2020年末结语

(图片来自网络)

“在2020年,承诺本网站每月更新不少于一篇文章”,在本年度《新年贺词》中承诺的事,算是没有食言。写作好比健身,需长期坚持。一旦荒废就会因惰性而形成惯性。越不提笔,越不愿提笔;越提笔,越写越主动。 继续阅读

灵与肉可以分开

(图片来自网络)

据说,在德国,学校里会教授逻辑课程和简单的哲学课程,让学生早早接触到一些必备的人类思想成果。一来为他们以后深造打下基础,二来可以让德意志公民具备简单的分辨真假信息的能力。如果绝大多数德国人都具备了抵抗假消息和政治洗脑的能力,那么,第二个希特勒便再也不会有得逞的机会。日耳曼民族自我反思和纠正的能力是公认的楷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