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鹤立群

关于鹤立群

你要是真想听我讲,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么地方出生,我倒楣的童年是怎样度过,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干些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的大卫科波菲尔式废话,可我老实告诉你,我无意告诉你这一切。——《麦田里的守望者》开篇

武汉肺炎

(图片:别样网)

武汉肺炎,官方一直称之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比较冗长,但可能只是临时性的命名,为了方便,个人称之为“武汉肺炎”。并无他意,只是为了表述方便。请武汉人民不要心生芥蒂。 继续阅读

李子柒引起的反思

(图片来自网络)

近十年,两个当世人物使我震撼。一个是高晓松,另一个自不必多言,李子柒。正好一男、一女。

如果查阅个人资料,相信应该能找到从初识高晓松直至最后使我震撼这条时间线从何时到何时。高晓松是一位令我生平第一次强烈地意识到差距的人物,最大的感受便是:今生都无法望其项背。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活动。按下不表,本文讨论的主角也不是他。 继续阅读

(图片来自网络)

距离最近的一篇文章也有将近一年时间,这中间不是没想过更新,乱七八糟一团事都耽误了。今年5月份跟朋友聊天时,说到此事,个人答应过会不久就更新,但这一耽误又过去了两个多月。实在抱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