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鹤立群

关于鹤立群

你要是真想听我讲,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么地方出生,我倒楣的童年是怎样度过,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干些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的大卫科波菲尔式废话,可我老实告诉你,我无意告诉你这一切。——《麦田里的守望者》开篇

距离最近的一篇文章也有将近一年时间,这中间不是没想过更新,乱七八糟一团事都耽误了。今年5月份跟朋友聊天时,说到此事,个人答应过会不久就更新,但这一耽误又过去了两个多月。实在抱歉。

最近三年,每年的十月份之前都属于极度忙碌的时期。今年也不例外。说很忙,倒不是意味着连写一篇文章的时间都没有,那不可能,怎么挤一挤也能挤出一两个小时写篇文章。说很忙的意思,实际上是说相比于写文章这件事,每天总有比写文章优先级更高的事要办,不容耽搁,故而,造成每天都无法安排时间写。就这么一直耽误着。

如果不是5月份答应了朋友要更新,让个人觉得有了一份承诺之债,今天恐怕还不会更。

实际上,6月份写了篇文章,但写成后觉得政治上太过敏感,于是,放弃了更新。虽然这个网站的服务器在国外,本不用担心网站存亡的问题,可是,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

其实,这篇文章也不能算正儿八经的规矩,只是在今天忙碌的节奏中,抽出了一点时间码了点字,凑了个文,发上来,算是对朋友有个交代。虽然这交代有点敷衍,但总比无故拖下去要好。无论怎样,算更了一回了。

劝君惜取青年时


(图片来源:别样网)

一个几乎不主动联系我的朋友,忽然一天电话袭来。

看到号码那一刻,电话举在手里足足有五六秒,在这短暂而又较为漫长的五六秒,我像是坐在高考考场时一样的高速思考着:发生了什么大事?足足猜了至少三种可能。

怕时间长自动挂机,想了一会这通不太寻常的来电背后的动机后迅速接了。电话那头,朋友标志性的开场白依然是那句地道的安徽英国腔:hello继续阅读

李志的两张新专辑


昨晚,快递小哥八点多开着五菱神车,还没到收货地址便打电话问我,现在是否在家,是否方便出来取件。我当然十分乐意的回答道:“在家。方便。”

恨不得在后面加上:“快来。”

我刚走出大门,神车一个漂亮的左转,从主路撇下,来到门前。小哥一边从副驾驶位置拿包裹,一边言道:“不好意思,这么晚才来送给你。今天件比较多。”

原本想接着说:“没事。”

转念一想,本来应该白天送来,迟到了好几个小时,让我多等了这么久,不能说没事。

“辛苦了。”我说。 继续阅读

入坑尼康

开宗明义,一言以蔽之:我买了套尼康相机。

前些年,我抽烟、喝酒,还喜欢熬夜。后听闻古是竟成功戒烟,加之那时经济拮据,正好主观、客观条件都具备了戒烟的动力,决心一横,便把烟戒了。 继续阅读

这些影响过我的作家或诗人(1)-北岛

(图片来源:别样网)

跟所有的事一样,每个人都有引路人,带领自己从一无所知走向慢慢熟悉。在写作这条路上,也有几位我的引路人,他们都或多或少的指引过我,影响过我,而我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或多或少的技能以及品性。他们无一例外的,我都从未谋面,有的已经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有的虽然是一个时代的人,但要想和他们见上一面简直不太可能,但这不影响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他们犹如一座座灯塔,曾在我黑夜航行的时候给予过我指引,他们犹如一个个心灵导师,曾在我独自探索的时候,给予过我无声的慰藉和照顾。关于他们我从没有梳理过,今天就梳理梳理这些影响过我的作家或诗人们,文章有点长,分好几期刊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