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鹤立群

关于鹤立群

你要是真想听我讲,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么地方出生,我倒楣的童年是怎样度过,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干些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的大卫科波菲尔式废话,可我老实告诉你,我无意告诉你这一切。——《麦田里的守望者》开篇

5月

5月将要过去,回味整个5月。累,自然是最客观的评价。

从4月底到5月末,持续不断的忙碌,超过3000公里的来回奔波,30个超过零点入睡的疲惫等等,这些都充实了即将逝去的5月份的光阴。同样在5月里,有的夜晚,身体真切感受到睡眠不足的煎熬,还要再撑一小时解决事,那种能睡觉即是幸福的感触,如此令人印象深刻。唯一一晚21:30左右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还在半夜三点多被急事叫醒再次忙碌的经历,同样令人印象深刻。5月,家乡的自来水依然没有来。持续三年的断供问题,依然没有解决。5月,最后一天,公司定制的衣服开始配发。5月,不好的事转为可控。5月,又学到了不少新知识。 继续阅读

我不是来偷葡萄的

潮湿的太平洋风时有时无,夏天的太阳像墨西哥的魔鬼椒一样火辣,老俞这片养眼的果园就坐落在离海不远的一个庄上。这片果园可是他的全部家当。六年前,一个失眠的晚上,老俞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最终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决定自己应该闯一闯。这么些年了,一直没有撒开过手大干一场,如今孩子还小,若不趁着这个时候抓住机遇,再往后,孩子渐渐大了,自己慢慢老了,那时候往板凳上一坐,屁股都懒的挪,再谈什么梦想都是做梦,再谈什么抱负都是自负。铁定心要创业后,老俞拿出了夫妻两个人的老本,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些,承包了海边庄上的这块地。这原先是农田,老俞花钱雇来了一辆挖掘机和犁田机将地整平。接着,又买来许多果苗,搞起了果园。 继续阅读

老则怕新

(图片来源:别样网)

年少时,盼望着自己快长大,快独立,长大意味着可以不用再顺从父母的话,长大意味着可以走出家门想干啥便干啥,长大,更意味着自由。可人一旦迈过而立之年,无论你怎么乐观看待,年龄压力却总会从某个角度和你迎面相撞。有的人被撞得喘气,有的人被撞得受伤,有的人被撞得残废,有的人被撞得卧床不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