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鹤立群

关于鹤立群

你要是真想听我讲,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么地方出生,我倒楣的童年是怎样度过,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干些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的大卫科波菲尔式废话,可我老实告诉你,我无意告诉你这一切。——《麦田里的守望者》开篇

这些影响过我的作家或诗人(1)-北岛

(图片来源:别样网)

跟所有的事一样,每个人都有引路人,带领自己从一无所知走向慢慢熟悉。在写作这条路上,也有几位我的引路人,他们都或多或少的指引过我,影响过我,而我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或多或少的技能以及品性。他们无一例外的,我都从未谋面,有的已经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有的虽然是一个时代的人,但要想和他们见上一面简直不太可能,但这不影响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他们犹如一座座灯塔,曾在我黑夜航行的时候给予过我指引,他们犹如一个个心灵导师,曾在我独自探索的时候,给予过我无声的慰藉和照顾。关于他们我从没有梳理过,今天就梳理梳理这些影响过我的作家或诗人们,文章有点长,分好几期刊登。 继续阅读

再次紧张

(图片来源:别样网,ssyer.com)

持久的紧张,会使人坐立不安、心神不宁、血压升高、心跳加速。

好久没有过如此持久的紧张感了,上一次应该发生在6年前。6年前,果然已经有些久远了,现在已想不起来当时的具体细节,只记得当时紧张了好几天,之后独自做出了人生中的第一个重大决定:辞职。 继续阅读

购物心愿单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烟戒掉后,人生的乐趣少了一件,这在起初真的常常让我感到沮丧。那时认为,生命中有一种成瘾的依赖,要比无牵无挂过的有“追求”。我每当想到遇到烦心事时,烟草带来的寄托,便觉得没必要戒烟,同时也对戒掉烟后的日子产生了畏惧感。后来与古是聊到戒烟话题时,是古是的一句反问点播了迷津:“你想想自己没抽烟以前,遇到烦心事是怎么过来的?是不是也照样过来了?”这直接从主观上打消了不想戒烟的念头。当然,后来再加之客观原因,于是便戒掉了。 继续阅读

废除死刑

(图片来源:别样网)

数年前的某一天,我和古是走在路上,突然,他问我是否支持死刑。恰巧,在此之前不久,我正好通过思想实验想明白了一点:生命至高无上,无权被剥夺,不论出于何种原因。因此,当即给予古是的回答便是:支持废除死刑。而古是是坚定的死刑支持者,彼时我俩辩论了许久,可双方谁都不能说服谁,谁也不能用自己的观点压倒谁,故而至今我俩依旧各执己见。这事发生后我便忘了,因为我已想明白了废除死刑的原因,这事对我来说不容纷争,死刑废除会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同时也是大势所趋。可最近古是煞有介事的刊登了一篇叫做《我为什么支持死刑》的文章,这才觉得这些年里他一定始终没找到可以支持废除死刑的缘由,但他内心深处一定考虑过支持废除死刑,可他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因此使他不得不走向废除死刑的对立面。他若不是受到废除死刑的困惑,一定也不会亮出支持死刑的观点。人们不会针对不容纷争的事情发表观点,只会针对存有争议或者没有真相的事情评头论足。这就好比没人会发表文章公开表达自己为什么支持世界和平,为什么认为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样,因为这些都不容纷争,但人们会公开发表文章表达对于朴槿惠亲信干政的同情和厌恶和对于李小璐出轨的喜欢与责难。 继续阅读

潘伟脖子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俗话说,爱笑的男人运气不会差。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没再见过一面,也没再通过电话,不知道他是否还那么爱笑。他不笑的时候,那副严肃劲儿,活像个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你的娃娃,他自己觉察不到这一点,但看到的人们往往乐不可支。当他发现你冲着他笑的合不拢嘴时,他会更加严肃的问你:“你笑什么?我真搞不懂你在笑什么?头脑坏了吗?孬子噢。” 继续阅读

如何像吃爆米花一样的大口吞石榴


在我的脑海中,石榴并不算得上是水果,甚至当我谈起水果时,压根就没想起过石榴。石榴吃起来挺费劲,往往要剥好长时间才能痛快的吃一大口。那时候就想:要是能有办法大口大口痛快的吃石榴该多好。长大后,去年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小视频,才真可谓受益匪浅。至此,每逢遇到吃石榴都觉得是一次展示“绝技”的机会。这绝技,如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