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鹤立群

关于鹤立群

你要是真想听我讲,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么地方出生,我倒楣的童年是怎样度过,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干些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的大卫科波菲尔式废话,可我老实告诉你,我无意告诉你这一切。——《麦田里的守望者》开篇

劝君惜取青年时


(图片来源:别样网)

一个几乎不主动联系我的朋友,忽然一天电话袭来。

看到号码那一刻,电话举在手里足足有五六秒,在这短暂而又较为漫长的五六秒,我像是坐在高考考场时一样的高速思考着:发生了什么大事?足足猜了至少三种可能。

怕时间长自动挂机,想了一会这通不太寻常的来电背后的动机后迅速接了。电话那头,朋友标志性的开场白依然是那句地道的安徽英国腔:hello继续阅读

入坑尼康

开宗明义,一言以蔽之:我买了套尼康相机。

前些年,我抽烟、喝酒,还喜欢熬夜。后听闻古是竟成功戒烟,加之那时经济拮据,正好主观、客观条件都具备了戒烟的动力,决心一横,便把烟戒了。 继续阅读

这些影响过我的作家或诗人(1)-北岛

(图片来源:别样网)

跟所有的事一样,每个人都有引路人,带领自己从一无所知走向慢慢熟悉。在写作这条路上,也有几位我的引路人,他们都或多或少的指引过我,影响过我,而我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或多或少的技能以及品性。他们无一例外的,我都从未谋面,有的已经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有的虽然是一个时代的人,但要想和他们见上一面简直不太可能,但这不影响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他们犹如一座座灯塔,曾在我黑夜航行的时候给予过我指引,他们犹如一个个心灵导师,曾在我独自探索的时候,给予过我无声的慰藉和照顾。关于他们我从没有梳理过,今天就梳理梳理这些影响过我的作家或诗人们,文章有点长,分好几期刊登。 继续阅读

再次紧张

(图片来源:别样网,ssyer.com)

持久的紧张,会使人坐立不安、心神不宁、血压升高、心跳加速。

好久没有过如此持久的紧张感了,上一次应该发生在6年前。6年前,果然已经有些久远了,现在已想不起来当时的具体细节,只记得当时紧张了好几天,之后独自做出了人生中的第一个重大决定:辞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