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杂感茶馆

杂感,往往来自于我的一个闪念,就是那么一瞬间。

这是最坏时代的开端

在可预见的未来,当下的社会状况将是最好的时代,同时,当下也是最坏时代的开端。如果对此观点持有疑义,说明你还不够了解这个社会;如果对此观点持有反对,说明如果有一天你误入传销,也很快会被洗脑。

毫无争议,中国社会正在慢慢滑入一个巨大的深渊,而这下滑的过程伴随着歌舞升平和烟花礼炮,故而绝大多数人民都对下滑没有察觉,反而觉得自己生逢盛世太平和民族复兴的伟大时代。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道理人人皆知,但“发现蚁穴”并采取措施才是重要所在。然而,有的人即便发现了蚁穴,却认为是脚印、是雨滴坑、是蛇洞,那也无济于事。这个社会的蚁穴比比皆是,这条江堤隐患重重,这条破船漏洞颇多。只不过这些蚁穴被视而不见,被强制忽略,被默默接受,以为常。

蚁穴其一,修宪废除任期制。无论出于何种目的,此种行为毫无疑问是逆世界文明潮流。盲目的追求”三位一体”、”定于一尊”的集权封建思想,毁了几十年几代人关于权力交接常规化的努力。

蚁穴其二,必须置顶国家元首的新闻。不知从何起,国内各新闻网站,每日均头版头条置顶两条国家元首的新闻,且一律采用通稿,概莫能外。

蚁穴其三,网警猖獗,因言获罪。天朝可能是世界上网警力量最强大的国家。早先时,官方不断喊话“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人们没有重视。后来一步步推进立法,加强网警力量投入,不断有人因言获罪。后来网站实行实名制,更是为了无孔不入的管控而置公民隐私于不顾。

蚁穴其四,封杀李志。似乎有个真理:任何国家,凡是对文艺创作越加限制,其政权便越加集权,其政客便越加腐败。放之四海而皆准。三十岁前的李志算是个“刺头”,写了不少“与众不同“的歌,但后来结婚生女后,李志明显收心,变得务实,变得收敛,也开始对社会向好抱有期望,就连跨年演唱会主题都成了”相信未来“,甚至有人从”相信未来“海报中的字体排列读出了”相信中央“的信息。可就在他开始对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抱有期望时,国家给了他一记上勾拳,直接KO。

有句话说,时代变坏,是从人们嘲笑文艺青年开始的,同样的,社会变坏,是从国家限制文艺创作开始的。此道理亘古未变。

即便社会开始明显变坏,为什么许多人并不察觉,甚至不觉变坏?因为被社会经济繁荣的假象所遮蔽。政治有时给人感觉很遥远,这个被限制了那个被限制了,与我何干?我是守法公民,所以与我无关。而一旦包子从五毛一个涨到五元一个,大米从三元一斤涨到三十元一斤,他一定觉得这个国家出问题了。这是为何?因为,经济离我们很近。故而,才有开头说的”这下滑的过程伴随着歌舞升平和烟花礼炮“,而这烟花礼炮就是经济繁荣的假象。

所以,只要经济不明显恶化,政治即便恶化点,又正好在一个不追求公民权力的国家,那么,人民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权力的那“一点点得失“,只要每日三餐有口饭吃,娃有口奶喝,管他谁当皇帝、谁做宰相呢。

”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这句话是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2012年3月14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记者会上亲口对中外数百名记者说的。现在重新翻看那次讲话,真是震耳发聩,有种预言的感觉。

距离最近的一篇文章也有将近一年时间,这中间不是没想过更新,乱七八糟一团事都耽误了。今年5月份跟朋友聊天时,说到此事,个人答应过会不久就更新,但这一耽误又过去了两个多月。实在抱歉。

最近三年,每年的十月份之前都属于极度忙碌的时期。今年也不例外。说很忙,倒不是意味着连写一篇文章的时间都没有,那不可能,怎么挤一挤也能挤出一两个小时写篇文章。说很忙的意思,实际上是说相比于写文章这件事,每天总有比写文章优先级更高的事要办,不容耽搁,故而,造成每天都无法安排时间写。就这么一直耽误着。

如果不是5月份答应了朋友要更新,让个人觉得有了一份承诺之债,今天恐怕还不会更。

实际上,6月份写了篇文章,但写成后觉得政治上太过敏感,于是,放弃了更新。虽然这个网站的服务器在国外,本不用担心网站存亡的问题,可是,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

其实,这篇文章也不能算正儿八经的规矩,只是在今天忙碌的节奏中,抽出了一点时间码了点字,凑了个文,发上来,算是对朋友有个交代。虽然这交代有点敷衍,但总比无故拖下去要好。无论怎样,算更了一回了。

劝君惜取青年时


(图片来源:别样网)

一个几乎不主动联系我的朋友,忽然一天电话袭来。

看到号码那一刻,电话举在手里足足有五六秒,在这短暂而又较为漫长的五六秒,我像是坐在高考考场时一样的高速思考着:发生了什么大事?足足猜了至少三种可能。

怕时间长自动挂机,想了一会这通不太寻常的来电背后的动机后迅速接了。电话那头,朋友标志性的开场白依然是那句地道的安徽英国腔:hello继续阅读

入坑尼康

开宗明义,一言以蔽之:我买了套尼康相机。

前些年,我抽烟、喝酒,还喜欢熬夜。后听闻古是竟成功戒烟,加之那时经济拮据,正好主观、客观条件都具备了戒烟的动力,决心一横,便把烟戒了。 继续阅读

这些影响过我的作家或诗人(1)-北岛

(图片来源:别样网)

跟所有的事一样,每个人都有引路人,带领自己从一无所知走向慢慢熟悉。在写作这条路上,也有几位我的引路人,他们都或多或少的指引过我,影响过我,而我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或多或少的技能以及品性。他们无一例外的,我都从未谋面,有的已经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有的虽然是一个时代的人,但要想和他们见上一面简直不太可能,但这不影响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他们犹如一座座灯塔,曾在我黑夜航行的时候给予过我指引,他们犹如一个个心灵导师,曾在我独自探索的时候,给予过我无声的慰藉和照顾。关于他们我从没有梳理过,今天就梳理梳理这些影响过我的作家或诗人们,文章有点长,分好几期刊登。 继续阅读

再次紧张

(图片来源:别样网,ssyer.com)

持久的紧张,会使人坐立不安、心神不宁、血压升高、心跳加速。

好久没有过如此持久的紧张感了,上一次应该发生在6年前。6年前,果然已经有些久远了,现在已想不起来当时的具体细节,只记得当时紧张了好几天,之后独自做出了人生中的第一个重大决定:辞职。 继续阅读